余娇不是涉世未深的小丫头,听余儒海画大饼的好话就真的信了,钱这个东西,任何时候都是放在自己手里,才踏实有底气。

“这世上没有那么多圆满的事情,名利双收您都要,不觉得太贪心了吗?”余娇淡淡道,“诊金的事情没得商量,您不必多费口舌。”

“好,好得很。”余儒海怒极反笑,没想到余娇这么不识体面,连句成年人间婉转体面的话都不说。

“五成诊金我可以给你,不过当初我余家买你花的银子,你先还回来。”余儒海也不再拐弯抹角,与余娇斤斤计较道。

这话正合余娇的心意,便是余儒海不提,她迟早也要提身契的事情。

余娇点头,“成。”

她这么直接应下,余儒海心下又有了其他猜想,这些日子余娇不止一次的表露想要赎去身契离开余家,余儒海琢磨余娇要诊金,该不会是想要攒钱离开余家,守着这么一颗能扬名的摇钱树,他哪能放她走?

不过身契就在他手里,赎身的银子多少才够还不是他来定,余儒海打定了主意,既不给余娇诊金,也不会将身契给她。

余启蛰虽然目光一直在书上,但两人的对话一直都听在耳朵里,心中已经确定,刚入余家木讷胆怯的孟余娇或许只是她装出来的一层外衣,如今这个犀利直接,无惧无畏的孟余娇才是真实的她。

只是这样聪明伶俐的一个人,为何会做出先前那种没脑子的事来?就这般害怕给他这个病秧子守寡麽?

余儒海离开后,余娇将今日临摹的字张整理好后递给了余启蛰,“五哥儿,我的字可有进步?”

余启蛰听到‘五哥儿’三个字,耳尖动了动,明明再正经不过的称呼,怎的她唤起来,就这般甜腻软糯?

余启蛰面无表情的接过,翻看了下,缓声道,“才练几日,能有什么长进,读书写字总是要费些功夫的。”

没得到夸奖,余娇也不气馁,反倒说,“我又不是读书人,写出的字能看懂就行了,便是练一辈子,也写不到像你那般好。”

余启蛰放下字张,从书案上又抽出了一副字帖,递与余娇,“换着写。”

余娇翻看了下被用浆糊装订成册的字帖,里面写的是百草药名,厚厚一沓,也不知余启蛰什么时候写好的,她瞧了一眼余启蛰清隽俊美的面庞,轻声道,“有心了,谢谢。”

余启蛰脸上看不出什么神色,只是道,“你说要医治好我的身子,投桃报李。”

“你不是不信我能治好你?”余娇记得前几日她说能治余启蛰身子时候,他分明是不信的。

余启蛰垂眸继续看书,淡淡说道,“我现在信了。”

余娇看着他鸦青如剪羽般的睫毛在脸颊上落下的两片剪影,纤长浓密,只觉格外好看,病态孱弱的俊秀侧颜倒是真有几分病似西子胜三分的味道,眼下尚且年少青涩,却也能观摩出几分日后的风采,虽只是名义上冲喜的郎君,但是瞧着也是赏心悦目的,她也算是白白占了人家这么一个大好少年才俊的便宜。

余娇想到这里,笑了笑,“余启蛰,若是我医治好你,今年秋闱你下场能夺得第几名?能不能中举人?”

余启蛰抬头看向余娇,桃花眸沉静内敛,“下场试了才知道。”

“你中了举人,在余家说话应该就有分量了吧?”余娇浅笑道,“秋闱之前我帮你调理好身子,等你中了举人,帮我离开余家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