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氏听后,心里冷笑,但是面上不显,“知舟一向老实,应该不会跟人瞎胡混,等他回来,伯母问问他。”

“大伯母,您可别说是我说的,我也是担心三弟。”余谨书忙撇清干系。

张氏点头,“我省的,谨书,你是兄长,平日在书院帮大伯母多照看着些知舟。”

“大伯母您放心吧,我们亲兄弟,自然会互相照看着。”余谨书应对如流的道。

“谨书是个懂事的。”张氏夸赞了一句,转身离开,回到西屋,面色变得低沉,对正在逗弄小孙女的余樵山道,“我刚才隔着屋子,听赵雪茹说咱家知舟还有县学的事儿,咱娘该不会要把余谨书也送去县学吧?”

余樵山擦了擦小桔梗嘴角流出的口水,“年前把谨言送去县学,家里的银子都花光了,你别瞎捉摸。知舟被什么事儿耽搁没回来?”

“应是跟书院的同窗出去了,晚点回来,余谨书又奸又滑嘴里没半句实话,还在我面前说咱家知舟的坏话,说知舟交了一个游手好闲的同窗好友,咱们自家孩子我还不清楚?”

张氏说到这里,气从中来,“唉,这两个孩子怎么都随了你的性子,全都老实巴交的,但凡多点心眼,能讨老婆子欢心,在家里日子也能好过一些。”

“说这些做啥?没坏心眼踏踏实实的不也挺好的吗?”余樵山捏了捏怀中的小桔梗,“乖孙女,爷爷说的对不对呀?老实正干比什么都强是不是?”

三岁的小娃娃听不懂自家爷爷在说什么,咯吱的笑着点头,挥舞着小手去抓余樵山长满胡茬的下巴。

赵氏从余樵山怀里抱过小桔梗,慈爱的笑道,“来,奶奶抱抱,她哪能听懂你在说什么!要是咱娘真偏心把谨书也送去县学,反正我这回是绝对不依的。”

余娇回了东屋后,又进了余启蛰的房间继续练字,余儒海跟了过来,假装若无其事的问了问余梦山身体如何了,没说两句话,就迫不及待的进了余启蛰的房间。

“孟丫头,练字呢?先别写了,你来,咱们商量下明日看诊的事。”余儒海硬挤出伪善的笑容来,用和蔼的口吻道。

余娇手中笔未停,头也没抬,“您有什么要商量的不妨直说。”

余儒海没想到余娇这么不给面子,两人先前算是没有直接撕破脸皮,在余娇身上他尚有利可图,余儒海看了余启蛰一眼,见他仍专心在看书,便勉强笑道,“也没什么,就是那个疽病,你真有方可医?有几成把握能够医治好?”

余娇落下最后一笔,吹了吹刚写好的字,放下手中的狼毫笔,轻嘲一笑,抬眼看着余儒海道“五成把握。”

余儒海脸色一变,不无担忧的道,“只有五成?”

余娇不缓不慢的道,“诊金有我五成的话,便是十成把握,没有诊金的话,那就没有喽!”

“你……”余儒海被气得差点口不择言,就要骂余娇,不过还是按捺下了被戏耍的羞恼,只是脸上笑意不复,“孟丫头,你已经嫁到我们余家来了,一个女人要什么银子?家里又不缺你吃喝!我们老余家一直都是你奶掌家,启蛰爹和你大伯三叔他们挣的钱都是放在你奶手里,你若是真要用钱,到时我自会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