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妨事,不妨事,念九你跟谨书谨言都是同窗,只管带你叔父过来,无须客气。”余儒海一脸慈爱的道。

将穆念九送出门后,余谨书回到堂屋,朝余儒海问道,“祖父,孟余娇当真能治疽病?她不会是在说大话吧?还有,她什么时候会医术了?”

“孟余娇的确会些医术,她既说疽病能治,应是能治的吧。”余儒海回想了下,这些时日,孟余娇但凡放话说能治的病,似乎都开出了方子,应该不是在说大话。

余谨书仍对余娇会医持有怀疑,不无担忧的道,“祖父,您也知道穆家不是平头小户,是青州穆家旁支,他的叔父在青州那边更是有好些关系匪浅的故交,穆念九能去县学便是他叔父的关系,若是能治好他叔父的疽病自然是皆大欢喜,若是治不好,岂非耍弄人玩?到时便是穆家不说,心里定然也不会高兴的。”

余儒海正是知道穆家的背景,才想上赶着讨好,若是能医治好穆念九的叔父,往后两家的关系定然能更上一层,等秋闱青州府试时,穆家也能帮忙照看着些余谨言。

“我去与孟余娇谈谈。”余儒海也怕万一有个闪失,结不成善缘反倒结恶,顿时坐不住,起身上东屋找余娇去了。

“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祖父怎么没将孟余娇给赶出家,还留着她作甚?”余谨书一脸不解的问道。

赵氏提起余娇来,就是一脸厌恶相,“那贱丫头被你爹一顿好打,差点没气,你奶本来说要将她扔山上喂野狼,谁知那贱丫头命大,人醒过来了,还说自个以前在京城跟人学过医术,你爷最是看重医术,不舍得将人给撵走,就这么留下了。”

“她当真会医术?”余谨书追问道。

若是放在寻常,赵氏指定会说孟余娇哪里会什么医术,但此刻关系重大,也不敢胡说八道,便将余娇曾经救治同村的周槐,还有张庄患痫病的男童絮絮叨叨的讲了一遍。

余谨书听完后,若有所思的道,“这么说来,她应是真的会医术,只盼着她真能治好念九的叔父。”

赵氏此刻心情格外矛盾,又盼着余娇能将人治好,又怕她治好后,在余家又要风光无限,嘚瑟嚣张。

她看了一眼余谨言,有些不放心的叮嘱道,“谨言啊,明日你躲着些那贱丫头,免得她又缠上你。”

余谨言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娘,我累了,先回房休息了。”

赵氏看着他俊朗的身姿,愈发害怕孟余娇贼心不死,还惦记着她家四哥儿,想着明日一定得打起十二分小心,一刻不停的盯着孟余娇,不能再让她跟谨言纠缠上。

回过神来,她又想到刘家姑娘退亲的事儿,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张口跟余谨书说。

余周氏看出赵氏的心思来,缓缓开口道,“谨书,你过来,祖母有话跟你说。”

余谨书坐到了余周氏跟前,拉住了余周氏的手,笑嘻嘻的撒娇道,“祖母,您可是想我了?”

余周氏笑了笑,“谨书啊,祖母与你说件事,你先莫要动气。”

“好,您说。”余谨书性子活泛,嘴巴又甜,一向讨余周氏的欢心。

“刘家来退亲了,等过了秋闱,祖母再让媒婆给你说个好姑娘。”余周氏拉着余谨书的手,慈爱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