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柔忙站起身,接过药,笑着道,“谢谢余爷爷,药钱多少?”

“没多少钱,五十文,这些药先拿会去吃便是了,你这孩子真是见外。”余儒海的话格外虚伪。

“余爷爷说笑了,您既是郎中行医收取诊费便是应当的。”陈柔从随身带着的荷包里数出五十文放在了桌子上。

余娇回到东屋的时候,余茯苓正在余启蛰说话。

“阿柔来了,你快去堂屋跟她说说话,你们都许久没见了,阿柔又好看了许多!她身上的裙子也很好看!”

“阿姐,我说过了,我与陈柔已无半分干系,咱们余家与她陈家早无瓜葛,她如何,都与我无关。”余启蛰面露无奈,再次重申道。

余茯苓却不死心,“小弟,当初你身子不好,强撑着连试三场,不就是因为跟阿柔约定了若是拿下案首,便去陈家提亲娶她?你该不会是变心了吧?孟余娇连阿柔的头发丝儿都比不上,我不信你会看上她!是不是因为你身子不好,你才故意远着阿柔的?小弟,只要你日后身子好了,中了状元,到时候还可以再将阿柔娶回家来的!”

“够了。”余启蛰表情冷峻,“阿姐,你不要再胡乱猜想,我与陈柔已无可能,往后别在我面前再提起她的名字。”

余茯苓被他清冷的表情给吓到了,好一会儿才找补道,“不提就不提嘛,你怎么还跟阿姐发起脾气来了?”

说罢,便朝外间走去,正撞见回屋余娇,余茯苓气恼的瞪了她一眼,“都怪你,搅了小弟与阿柔的好亲事!”

余娇一脸莫名,怎么又怪到她头上来了?她算是听清楚了,分明就是陈家嫌弃余启蛰身子不好,余家才转头在孟家村买了她来冲喜。

陈柔离开后,余周氏从东侧间里走了出来,余儒海花了一下午时间,才将老妻给哄好,这会儿被余娇弄得一肚子气,忍不住与余周氏念叨道,“孟余娇那个臭丫头方才竟张口跟我要一半的诊金,真是反了天了!我余家花了银子买她来,管她吃喝,她竟然还敢打银子的主意!”

余周氏适时上眼药道,“那贱丫头就是个白眼狼,亏老爷您一直还都护着她,眼下她知道您看重她医术,仗着这点不知天高地厚,才敢说出这种话来,以后还不知道要作成什么样子!”

余儒海气的胡子微翘,“她敢!诊金的事她想都不要想!”

余周氏出主意道,“您就该冷着她,让她知道咱们余家根本没她什么地位,在咱们余家,她孟余娇甭想掀起什么风浪,有她一口吃的,就该知足了!”

余儒海思索了一会儿,也觉得是这几日来,自己对孟余娇的医术太过看重,才让她得意忘形,目光落在桌上的饭菜,余儒海道,“该吃饭了,你与二房说一声,今晚不准孟余娇吃东西!”

余周氏脸上浮现笑意,“老爷,您这就对了,这世上有些人,您越是对她好,她越是有恃无恐,不知感恩,得让她知道自己的处境,往后才好拿捏。”

余周氏起身去了灶房,宋氏正在盛汤,余周氏拿起一副碗筷,放回了菜橱里,道,“老爷说了,今晚不准给孟余娇饭吃,让她在屋子里好好反省反省。”

宋氏尚不知发生了何事,低声询问道,“娘,好好的怎么不给孟丫头饭吃了?今晚上的菜还是孟丫头烧的呢,她年纪轻不懂事,要是惹了您生气,您别跟她一般见识。”

余周氏瞅着宋氏,皮笑肉不笑道,“她可不是惹了我生气,惹到你爹头上了,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借着老爷子的手,不过看了几次诊,就不知天高地厚的张口要银子,要作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