叩门的姑娘是青屿村陈里正的女儿陈柔,附近几个村子里最出挑的美人,她抬步进了院子,行走间,身上藕粉色的凤尾裙流苏起伏摆动,步步生花。

“你身子还好吗?”陈柔走在余启蛰身侧,浅笑着柔声问道。

余启蛰简短答道,“尚可。”

陈柔点了点头,似是心底一直都牵挂着余启蛰的身体一般,轻声道,“那就好。”

余启蛰陪着陈柔进了堂屋,对坐在椅子上看医书的余儒海道,“祖父,有人看诊。”

余儒海抬起头来,见是陈家女,脸上划过一抹惊讶,自从当年他亲自上陈家替余启蛰求娶陈柔,被陈家婉拒后,两家已经鲜少往来,倒是没想到如今与余家渊源颇深的陈柔竟亲自登门了。

余儒海回过神来,放下手里的医书,体面的招呼道,“原来是陈家幺女,快坐,身子哪里不适?”

“余爷爷身子还是这么硬朗,您瞧着真是越活越精神了。”陈柔嘴巴一向极甜,会讨老人欢心,两句话便将余儒海哄得十分高兴。

“你这丫头还跟小时候一样讨人稀罕。”余儒海笑呵呵的道。

陈柔捂着嘴轻笑了笑,“余爷爷,我奶奶的咳疾犯了,我来是给她拿药的。”

在两人说话的时候,余启蛰离开了堂屋,陈柔回身看了一眼他离开的背影,杏仁眼里闪过一抹惆怅。

灶房里已经熄了火,余茯苓端着菜进了堂屋,瞧见陈柔很是惊喜,“阿柔,你怎么过来了?”

余茯苓与陈柔是小时候的玩伴,先前极力撮合过她和余启蛰,若不是余启蛰考中小三元后身子彻底败落,这桩亲事该是成了的。

陈柔眉目微弯,鹅蛋脸上露出清婉的笑容来,“我来给阿奶拿几副治咳疾的药。”

余茯苓将菜放在了桌子上,走到陈柔跟前,关切的问道,“你阿奶的咳疾还没好吗?”

“还是老样子,许是上了年纪,总咳个不停,吃了许多药也不见好。”陈柔眉心微皱,芙蓉脸上掠起担忧。

余儒海心中微动,先前方士说要为五哥儿寻个女子冲喜,兴许能将这体弱早夭之相给压下,五哥儿中小三元后,陈柔与他走的极近,陈家也两次三番表现出想要结亲的意思。

可自从五哥儿身子败落后,陈家态度就冷了下来,三年前陈柔的哥哥陈根生考中了秀才,方士说要冲喜后,他舔着老脸上门议亲,却被陈家那老东西给拒了,言辞之间已经破看不上他们余家。

如今若是彻底只治好陈家老太太的咳疾,岂不是能叫陈家人刮目相看?

他一番思索下来,朝余茯苓道,“把孟丫头唤来。”

余茯苓本还想多与陈柔寒暄几句,听了余老爷子的话有些不情愿的朝外走去,对正在洗手的余娇语气不佳的道,“孟余娇,爷爷叫你过去。”

余娇不徐不疾的用巾帕擦了擦手,余茯苓心念一动,道,“你可知屋里的女子是谁?”

余娇摇了摇头,余老爷子唤她过去肯定是为了给人看诊,她并不做其他猜想。

“她是陈里正的女儿,十里八村数她长得最好看,兄长陈根生大前年还中了秀才,正是我小弟心仪的姑娘!若不是小弟身子不好,她早就嫁给小弟了,才不会轮到你!”余茯苓故意这般说,好叫余娇自惭形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