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才不是咱们二房的人呢!”余茯苓皱眉一脸不高兴,孟余娇都脱光爬上余谨言的床了,哪还配得上她小弟!

“阿姐……”余启蛰眉心微扯。

余茯苓不敢再嘟囔,端起自己的针线筐,嘱咐道,“都看了一下午书了,你歇歇眼睛,出去走一走。”

余启蛰轻应了一声,余茯苓端着针线筐回了自己房间。

余娇来到灶房的时候,宋氏已经在做晚饭了,她蒸了一锅馍馍,正坐在灶下烧火。

见余娇过来,宋氏笑着道,“写了一下午的字,累了吧,快去歇着,我一个人能忙活的过来。”

余娇看见地上放着一篮子蘑菇,摇了摇头,“写字一点也不累的,这些蘑菇是您去山上采的吗?”

“后山山脚下捡的,蒸好馍,我烧个蘑菇疙瘩汤咱们晚上喝。”宋氏拨弄了下灶膛内的火苗,温和的笑着道。

余娇好奇的问道,“宋婶,这些蘑菇你们都怎么吃的?”

篮子里的鸡腿菇非常多,小时候余娇跟着爷爷在山里面住的时候,常采各种蘑菇烧菜,山里最常见的就是鸡腿菇,炒出来鲜嫩爽滑,跟山中的野鸡炖在一起味道更是鲜美。

宋氏道,“咱家烧汤多一些,村里也有人炒来吃,咱家也炒了几次,都嫌碜牙,说来也奇怪,这些菌子炒着吃就牙碜,但是烧汤里面味道好得很。”

余娇忍不住轻笑了下,菌菇生长在山野之中,风吹日晒,又长在泥土和腐烂的枝干上,尘土极易挤入蘑菇菌褶之中,得仔细清洗,不然吃起来就会牙碜,可她又不好直白的跟宋氏说是她没将蘑菇清洗干净的缘故。

余娇从篮子里拿了一些鸡腿菇出来,对宋氏道,“婶儿,我待会炒个鸡腿菇您尝尝,我在家的时候做过,炒出来不牙碜。”

“成,那一会儿我给你烧火。”宋氏这人好说话的很,笑着应道。

余娇把鸡腿菇底部的脏质全都用刀切掉,泡在水里挨个清洗干净,切成片放在了盆里,转身又去了余家后院的菜园子,摘了些红辣椒和两根胡瓜,回灶房后,切蒜碎又弄了个拍胡瓜。

虽然这饭是余家一大家子人一起吃的,但是余娇不想委屈自个儿,天大地大吃饭最大,有限的条件里,还要吃好。

宋氏煮好蘑菇疙瘩汤后,帮余娇烧火,看她炒鸡腿菇。

余娇麻利的下锅热油,又用蒜瓣和辣椒炝了锅,很快香味便席卷了整个灶房,菜还没下锅,宋氏就不住的赞叹道,“好香啊!”

鸡腿菇片下锅后,被余娇炒出了肉的味道,余茯苓闻着味来到灶房,看见是余娇在炒菜,本想说话嘲讽几句,但是嘴里却止不住的流口水,她怕一张口,涎水就会流出来,吸着鼻子眼巴巴的看着锅里。

余启蛰坐在院子里的槐树下,听着灶房里滋滋的炒菜烟火声,仰头看着远处的星空,清亮的桃花眸此刻寂邃空洞,靠在树上的清瘦身影也格外萧索。

“笃笃……”的叩门声响起,余启蛰回过神,走到院门口,拉开院门后,瞳孔中划过一丝淡淡的惊讶,很快归于平静。

门外站着的女子也有些错愕,她细眉微弯,鹅蛋脸上露出清丽柔婉的浅笑来,“我来给阿奶拿些治咳疾的药。”

她声音娇软柔和,姿态更是落落大方,

余启蛰略一点头,面无表情的让开身来,请人进了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