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启蛰伸出白皙的皓腕,从余娇的手中抽出她练的十张大字,一张一张细细看了起来,桃花眸专注认真,一席长发散乱在身后。

许是因为距离太近的缘故,柔顺乌黑的发丝从他的肩头散落下来,搔过余娇的脸颊,带起一阵痒意,余娇眨了眨漆黑的眸子,忍着没有拂去脸颊上的发丝。

这么近的距离,她甚至能够瞧见在灯光的反射下,余启蛰脸上柔软的绒毛,他皮肤细腻白皙,几乎看不到毛孔,清隽的侧脸在昏黄的烛光下柔和动人,宛如一幅娟然的古画。

“你痴痴的盯着我阿弟看什么?”余茯苓的声音乍然响起。

惊醒了余娇,她局促的收回了目光,稍稍退开了一些距离,白皙的耳尖攀上一抹羞红,一向安静淡然的小脸上浮现了一丝不自然,余娇轻咬了下唇瓣,结结巴巴的辩解道,“我……我在看我写的字,没有盯着他看……”

说完,余娇轻咬了下舌尖,这话分明是欲盖弥彰。

“你说谎!你分明是瞧我阿弟瞧痴了!”余茯苓犀利而又直白的揭露道。

倒是目光一直落在宣纸上的余启蛰,慵懒的‘嗯’了一声。

这声轻嗯仿佛敲在了余娇的心跳上,她呼吸轻颤,不懂余启蛰是在回应余茯苓还是在回应她,余娇墨色眸子转向窗牖处,轻吐了一口气,借口道,“该烧晚饭了。”

起身就要离开。

余启蛰张口唤住了她,“字虽丑,一笔一划都很规整,还需再用心些。”

余娇点了点头,快步离开了房间,身影颇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离开东屋后,在外面懊恼的用手捂住了脸,在心里念叨着,余娇啊余娇,你好歹也是活过一辈子的人,怎么能对一个未成年的少年犯花痴呢!

余启蛰余光追着余娇的身影离开,瞧见窗牖外余娇懊恼羞赧的模样,桃花眸微微潋起一丝趣味,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余茯苓抓过桌案上余娇写字的宣纸看了看,面露鄙夷,有些心疼的道,“描着小弟你的字写,她还能把字写的这么丑,真是浪费宣纸!”

余启蛰没有做声,抬手将被余娇弄乱的桌案一一归置整洁,余茯苓依旧一旁唠叨道,“白宣纸你平日都舍不得用,孟余娇习字,哪里配用这么好的纸张?小弟,你不能对她这么好,那个臭丫头没心没肺,对她好也是白搭!”

白宣纸要两文钱一张,以前余儒海对余启蛰在笔墨纸砚上的用度很是舍得,自从余启蛰身子败落后,也不知是无心还是有意,家里便短了他这方面的用度。

余启蛰如今所用的黄麻纸和白宣纸,全是用他闲暇时自己帮人抄书写信所赚的铜板买来的。

黄麻纸极易浸晕墨汁,读书人根本不会用来习字,常人买来都是裁剪后做厕纸的,余启蛰书法过硬,着墨恰到其分,即便是黄麻纸也能写得出一手不晕染的好字来。

“阿姐,她在余家一日,便是我们二房的人,你莫要再说了。”余启蛰顿了一会儿,缓缓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