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日夜都盼着余家能出个大官,好光宗耀祖,余家的子孙里只有余启蛰是那块料,曾经拿下过小三元的风光,让余儒海轻易不肯死心。

余娇自然是想帮余启蛰调理好身子的,也算是报答他先前施手相救的恩情。

“诊了脉才能知晓。”

余娇话音刚落,余儒海便中气十足的朝外面喊道,“五哥儿,五哥儿!”

一连数声后,余启蛰来到堂屋,余儒海道,“让孟丫头给你诊个脉。”

屋内的老太太听到动静,从里屋走了出来。

余启蛰看了孟余娇一眼,在凳子上坐了下来,伸出了清瘦白皙的皓腕。

余娇将手指搭在了他的腕上,久久没有动静,余儒海大气都不敢出,轻声问道,“孟丫头,怎么样?可有法子补救?”

三房赵氏和大房张氏这时也都来到了堂屋,见余娇正在给余启蛰诊脉,目光全都汇聚在了她的身上。

余娇微不可查的蹙了蹙黛色眉头,收回了手,眸光对上余启蛰清亮的视线,她微微一笑,“虽然脉象枯槁,但并非无法可医,容我缓几日想想方子。”

余启蛰听后,隽秀的脸上并未有什么明显的表情变化,起身朝余儒海打了个招呼,回房看书去了。

余儒海神情难掩激动,朝余娇追道,“孟丫头,你可得好好想想方子,若是需要什么药材,药房里的你只管取了去用,没有的咱们就去城里药铺买。”

余启蛰离开后,余娇脸上的笑意散去,她瞳孔微眯,端详着屋内各人的神色,缓缓道,“五哥儿的身子已经灯枯油尽,我并无方子可调理。”

余儒海在听了这话后,如遭重击,本就布满皱纹的老脸沧桑了许多,干巴又无措的摸着胡须,嘴唇微动,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余周氏微垂着眼皮,脸上看不出悲喜,大房张氏叹了口气,起身去屋外继续编粮斗去了。

三房赵氏像没事人一般,低头继续纳鞋底,余娇将众人神色尽收眼底,瞳孔中划过一抹深思。

院门‘咯吱’一声,宋氏背着洗完的衣服回来了,余娇站起身朝堂屋外走去。

她伸手接住了宋氏背上的背篓,帮她一起晾晒衣服。

宋氏见家里没有外人,出声问道,“看诊的人走了?”

余娇点了点头,并未多说什么,与宋氏将拆洗的被褥合力晾晒在院内的竹竿架上。

院门外传来说话声,不一会儿,大房大儿子余知行夫妇抱着孩子进了院子。

两人一眼就看见了正在晾晒衣服的余娇,有些微惊讶,先前孟余娇闹出那样的丑事后,年轻小辈们便都被余家人给支出去了,余茯苓去了外祖家,余知行带着媳妇王梦烟回了娘家。

正在院子里做木工的余樵山抬眼道,“回来了?”

王梦烟抱着孩子走到余樵山跟前,看着已经渐有雏形的小木床,道,“爹的手艺越好越好了,我们小桔梗就要有自己的床了。”

王梦烟怀里的小丫头甜甜的朝余樵山喊道,“爷爷,抱抱。”

余樵山忙擦了擦手,把小丫头接过抱在了怀里,余知行提着一个布兜直接回了大房,张氏放下手里的藤条也跟着回了西屋。

“岳母给了些红糖和五十个鸭蛋给梦烟和小丫头补身子。”余知行把布兜轻轻放在了地上。

张氏将红糖和鸭蛋拿了出来,面露喜色,道,“亲家母对咱们一向舍得,可没分锅,这鸭蛋藏不住,不然被你奶奶瞧见,又是大不孝的罪名。”

张氏数出十五个鸭蛋打算拿出公中,剩下的都藏了起来。

王梦烟抱着孩子也进了屋子里,好奇的问道,“娘,孟余娇怎么还在家里?”

张氏朝外面看了一眼,压低声音道,“孟家那个丫头是个有本事的,你爷看重了她那一手好医术,哪舍得赶她走,且有的闹呢!”

王梦烟一边逗弄怀里的孩子,一边惊讶的道,“孟余娇会医术?她继续留在咱家,三婶和奶奶就没闹腾?”

张氏嗤笑一声,“怎么没闹腾?可挡不住那小丫头医术高,咱们村的周槐抬进家里的时候,人都快没了,就是她救活的!今个张庄的庄头领着他患痫病的儿子过来看诊,也是她开的方子,要是人真被瞧好了,老三和你奶奶再闹腾,你爷也舍不得将人给赶走!”

王梦烟和余知行忍不住咂舌,仍有些不敢相信的道,“孟余娇的医术有这么厉害?怎么从前都没听说过?”

“誰知道呢!反正咱们什么都别跟着掺和。”张氏叮嘱道。

张氏拎着鸭蛋去和余周氏报备,能从娘家带回东西来,余周氏自然是十分高兴的,夸奖了两句王梦烟的娘家人。

院子里余娇帮宋氏晾晒完衣服,走到了余樵山附近,安静的站在一旁看他给小木床刨光,做一些收尾的工作。

“大伯,能不能帮我做个东西?”余娇见余樵山手艺纯熟,出声询问道。

余樵山看了余娇一眼,他其实不大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和余娇相处,沉默了一瞬,才问道,“你要做什么东西?”

“我去画张图,您看看能不能照样子做出来。”余娇在地上捡了一根小树枝,用余樵山的刀具削尖,回了东屋。

她敲了敲余启蛰的房门,静等了一会儿,余启蛰从内打开了房门,见是余娇,他淡淡出声道,“有何事?”

“借你纸墨一用。”余娇道。

余启蛰退身让开,余娇进了余启蛰的房间,屋里的陈设亦十分简陋,但是书架上摆满了书册,书桌上亦堆满了书籍。

余娇瞄了一眼余启蛰写在书册上的见解,字迹毓秀,虽然余娇看不懂其意,但想来余启蛰在读书一道上是真的才华斐然。

余娇拿了一张白纸,用削尖的树枝蘸了蘸墨汁,在纸张上画了起来。

余启蛰静立一旁,对余娇用树枝作画还是有些新奇的,过了一会儿,余娇的画渐有雏形,能看得出是一条腿的形状。

余启蛰抬眼看向她的侧脸,问道,“这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