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娇顿了一会儿,估摸着宋氏已经帮余梦山穿好了衣裳,才转过身来,道,“我尚需号脉确诊。”

余儒海从床头往后退了退,将位置让给了余娇。

余娇将手搭在余梦山的脉上,屋内余老爷子三人,全都紧盯着余娇。

少顷,余娇收回手,抓住了余梦山的手指,仔细看了他的十指的指甲,对余梦山道,“梦山叔,你伸出舌苔我看一眼。”

余梦山照做。

余娇又探出两指,在余梦山的左胸下两指处按压了下,余梦山脸色一白,抽了抽气,面呈痛苦之色,余娇收回了手。

余梦山的症状乍看上去颇像是血管神经性水肿,但其实并不全是,神经性水肿只是并发症之一,余娇想了想,才道,“血虚发热,梦山叔先前应该受过内伤,拖了这些时日,引起脾脏功能失调,气血阴阳失衡。”

“内伤?”余儒海有些疑惑,先前余梦山在山上采药遇到凶兽,只是被咬断了腿,他并未诊治出什么内伤来。

听余娇这么说,倒是躺在床上的余梦山忽然间想起了什么,艰难的出声道,“那日……咳咳……被凶兽追赶的时候,我……我曾从山坡上滚下去,撞在了一颗古树上。”

“当如何诊治?你又是怎么看出来的?”余儒海此刻深觉余娇的医术,远远在他之上,看向余娇的目光不禁有些炙热。

余启蛰也看向余娇,桃花眸专注,给人一种十分深情的错觉。

余娇道,“内伤引起的血虚发热,热势多为低热,头晕眼花,身倦乏力,心悸不宁,面白少华,唇甲色淡,舌质淡,脉细弱,没什么大碍,开服归脾汤慢慢将养就行了。”

听余娇这么说,宋氏才放下心来,抹去眼角的泪花。

余娇又道,“梦山叔还有些微水肿,这也不妨事,我再开一副方子,吃两服应当就无事了。”

余启蛰深深的看着余娇一眼,好似要透过身体,看进她的灵魂一般,余娇怔愣了下,笑着问道,“怎么了?”

余启蛰收回视线,低声道,“谢谢。”

余娇抿唇笑了笑,这傻小子居然也会对她说谢谢?还真是个‘好’人。

余娇将归脾汤以及改良剂量后治疗血管神经性水肿的方子告诉了余老爷子,余老爷子去西侧间抓药,悄悄将余娇给的这两个方子抄写下来,夹在了医书里。

一番折腾,宋氏也没顾得上吃早饭,就拿着余老爷子抓好的要去灶房给余梦山煎药。

余娇收拾碗筷的时候,余启蛰端起桌上已经凉掉的稀粥喝了起来。

余娇像是变戏法一样,掏出一块馍馍来,塞进了余启蛰的手里,“我看灶房里有腌萝卜,给你盛一些过来?”

余启蛰看了一眼手里的馍馍,放回了馍筐里,“我喝一碗粥就够了。”

余娇麻利的收拾好碗筷,“你还在长身体,喝一碗粥哪够?”

说完,就端着碗筷去了灶房,留下余启蛰一人在堂屋喝粥。

余启蛰端着粥碗,心思却全都在余娇身上,她自醒来后的转变实在太过明显,种种行径与从前判若两人,实在叫人心生疑惑。

不多时,余娇就端着一个小碗回到了堂屋,放在了余启蛰的面前,碗里是从灶房腌咸菜的罐子里捞出的萝卜条。

“快些吃吧。”余娇说罢,不待余启蛰反应,便回灶房洗刷锅碗去了。

喝完一碗粥,余启蛰并未动馍筐里的那块馍馍,端着去了灶房。

余娇正在弯腰刷锅,纤瘦的身影与从前一般无二,余启蛰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宋氏在一旁的扇着火炉煎药。

余启蛰将馍馍和咸菜送到了宋氏面前,“娘,你先吃点东西,我给爹煎药。”

宋氏摇了摇头,“娘吃不下,你多吃些。”

余启蛰身子一向孱弱,胃口并不好,他将馍馍和咸菜放在了一旁的案板上,知道他爹又生了病,他娘心里不好受,也不知该如何劝慰,便没再多说什么,离开了灶房。

余娇已经将锅碗刷洗干净,回身从宋氏手里接过了蒲扇,笑着道,“宋婶,梦山叔的病真没什么大碍,他这内伤引起的急热,发出来就好了,若是一直藏而不发,才是大隐患!这馍馍是五哥儿特意给您留的,您赶紧吃了,别梦山叔的病好了,您倒是又病倒了。”

余娇语调轻快,言辞轻松,宋氏听了这一番话,心情也跟着轻快了许多,倒是拿起了馍馍吃了起来。

“你这丫头,怎么改口叫叔婶了?”宋氏后知后觉的注意到了余娇的称呼,先前余娇给余梦山瞧病的时候,她一心都在余梦山的病情上,根本没注意到余娇喊的什么,如今方听进耳朵里。

余娇笑了笑,“就是个称呼,怎么喊都一样,您和梦山叔都是好人,我心里和你们亲近着呢!”

宋氏也跟着笑了起来,“怎的病了一场,你这丫头嘴巴也变甜了,叔婶也成,随你想叫什么。”

吃完馍馍,宋氏也没闲着,往大锅中倒了一桶水,想要烧热水给余娇洗澡用。

余娇不忍她再操劳,笑着唤道,“宋婶,您别忙活了,梦山叔的药煎好了,您快端去给他服下,热水我自己烧就行了。”

余娇将药罐里的药汁倒进了碗里,递给宋氏。

宋氏到底担心着余梦山的身体,从灶下站起身,擦了擦手,接过药碗,“等你梦山叔喝了药,我把浴桶搬茯苓屋子里,你好好梳洗。”

余娇点了点头,宋氏离开后,她去了灶下,添柴烧水。

这个时候,余娇倒是有些庆幸,前世小时候爷爷一直带她住在荒无人烟的山林,劈柴烧火做饭,样样都没落下,打小就做,她才能这么快适应余家的生活。

余娇刚烧好热水,正打算提去东屋,三房赵氏突然出现在灶房门口,鄙夷的看了余娇一眼,颐指气使的道,“热水我要用。”

说完,就去夺余娇手中的木桶,余娇避开,提着半桶热水,往灶房外走去,边道,“您要用热水,自己去烧。”

赵氏是存心找茬,余娇自然不会退让。

赵氏心底的怒火登时被点燃,“贱丫头,这热水我说要用,你没听见?快给我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