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倒是点醒了余周氏,她想了想,道,“老爷这么一说,好像的确如此,咱们在孟家买下她的时候,可从未有人提过这丫头会医术,她若真是有一手如老爷所说那般高明的医术,她们孟家根本不至于穷的要卖女儿,也不该舍得将她卖掉!这其中该不会有什么蹊跷?”

“回头找人去孟家打听打听。”余儒海道,“你去叮嘱汉山夫妇几句,让他们莫要再找孟余娇的麻烦,她那一手医术,兴许能让我们余家扬名长奎杏林,不可小觑。”

余周氏叹了一口气,心里虽然不情愿,还是点了点头,“怕只怕是老爷您高看了她。”

余娇去了灶房,自是不知道余儒海和余周氏在堂屋嘀咕的这番对话,但她知道余儒海是个聪明人,若是想要利用她的医术日后赚钱,就不会再苛待于她。

她展现医术,就是为了在余家站稳脚,也知道显露医术后,余儒海肯定不会轻易放她离开余家,先前想要赎身的那番话,不过就是为了往后在余家能呆的舒坦些。

从三房余谨书被退亲的时候,她就看出来了,这余家老太太是个厉害的,只能靠余家老爷子压住她,不依仗余老爷子,她指定要被那老太太针对苛待。

灶房,宋氏正坐在灶下烧火,见余娇进来,笑着问道,“你爷唤你过去有什么事?”

余娇走到灶下,蹲在宋氏身边,杏眸带着笑意,“老爷子说以后他给人看治病的时候,让我跟在他身边学着些。”

宋氏听后很是高兴,“这是好事,你爷这是看重你,你可要好好学,你爷自己是郎中,最是看重医术,可惜咱们余家人都没什么学医的慧根,你要是学成了,以后也能做大夫给人看诊治病,受人敬重。”

余娇没想到宋氏想的这般开明,也没在意她是女子身份,她其实挺喜欢宋氏的,她很像她母亲,都是很柔软的女性。

她笑着点头道,“好,那我好好学。”

宋氏摸了摸她的头,温声道,“你腿上的伤怎么样了?能沾水吗?”

“已经结痂了,有些地方开始脱痂了。”余娇乖巧的回复道。

“那等吃了饭,我给你烧一大锅热水,你这段时日都没好好梳洗,洗个热水澡。”宋氏看了一眼灶上,将灶膛里尚未烧完的柴火焗灭,站起身来。

余娇跟着站起身,“是该好好洗个澡,谢谢您。”

她实在喊不出娘亲,尽管宋氏让她想起她的母亲。

宋氏笑了笑,“你这丫头怎么这般客气?”

她在水盆里洗了洗手,掀开了锅盖,把馍馍盛在筐里,余娇帮忙盛粥。

宋氏拿了一只空碗,扒拉了一点炒好的西葫芦和土豆,又拿了一个馍馍,对余娇道,“你端饭去堂屋,喊你爷你奶吃饭,我把饭先给你公爹端过去。”

余娇点头,刷干净碗盛好锅里的米粥,端着饭菜去了堂屋。

院子里,一早就去山脚打猪笼草的大房夫妻俩刚刚回来,余娇顿了一下脚步,唤道,“大伯,大伯娘吃饭了。”

长相憨厚老实的余樵山点了点头,张氏看了余娇一眼,没搭理她,去了后院喂猪。

余娇将饭菜摆在桌子上,对坐着的余儒海道,“可以吃饭了。”

余周氏绷着脸,和余汉山夫妇从外面走了进来,余儒海发了话,余周氏只得去找余汉山和赵氏,叮嘱了他们一通,但是两人进屋看见余娇,脸色都十分难看。

余娇也不在意,反正对她而言,这些都是无所谓的人。

在余家,大房和二房每日早早起床干活,只有三房余汉山夫妇才有睡懒觉的权利,这余老太太的偏心还是十分明显的。

老爷子老太太和三房都坐下开始饭,余娇也坐了下来,伸手拿了一块馍馍,被赵氏狠狠剜了一眼,余娇也不看她,稳稳的抓着馍馍塞进了嘴里,低头吃饭。

不大一会儿,余樵山夫妇喂完猪洗了手快步走了进来,没有说话,坐下就开始吃饭。

眼看着馍筐里的馍馍越来越少,桌子上的菜也被扒拉得只剩下一点残渣,余启蛰和宋氏才过来堂屋。

宋氏顾不得坐下吃饭,红着眼眶对余老爷子道,“爹,您快去给梦山看看,他发热了。”

余老爷子闻言,放下了粥碗,“好好的,怎么就发热了?”

宋氏摇了摇头,有些哽咽的道,“我也不知,早上我起身给他擦洗的时候,没听他说不舒服,一顿饭的功夫,就发了热,额头我刚刚摸着有些烫,浑身疲冷。”

余老爷子站起身来,出了堂屋往二房走去。

宋氏和余启蛰跟了出去。

余娇喝完碗里的最后一口粥,放下碗,起身也回了东屋。

躺在床上的余梦山黒瘦的脸颊泛白,眼睛肿胀,艰难的喘着气,余老爷子探了探他身上的体温,并非高热,不由松了一口气,他抓起余梦山的手试图把脉。

余梦山试图想要坐起来,却浑身无力,眼前天旋地转,差点晕死过去,只得又躺了下来。

余娇在一旁看着,对宋氏道,“您撸一下梦山叔的裤管,我瞧一眼。”

宋氏赶忙照做,余儒海抬头瞧了余娇一眼,沉神继续把脉,却没摸出什么来。

余娇看了一眼余梦山的腿部,没有见到明显的浮肿,越过余启蛰,她来到床头,用手指拨开余梦山的眼皮看了看,见他双眼球有些略微的充血,余娇道,“呼气吸气困难吗?”

余梦山虚弱的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余娇继续问道,“可觉得浑身无力,头晕眼花?”

余梦山眼睛动了动,艰涩的点了点头。

“不是受寒发热,亦不是阳虚发热,孟丫头你可看出了是什么症状?”余老爷子收了诊脉的手,皱着眉头,他着实看不出是什么病症来,这才‘不耻下问’的发声。

余娇心中还没有定论,背过身去。

几人看着她的动作,有些不解。

余娇出声道,“宋婶,您解开梦山叔的衣裳,看一下他身上其他地方有没有浮肿。”

宋氏立刻照做,余启蛰也上前搭手,解开余梦山的衣裳,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后,余启蛰出声道,“周身未曾浮肿。”

宋氏帮余梦山穿好衣裳,余儒海出声发问道,“孟丫头,你也瞧不出是什么病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