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儒海的态度转变如此之快,是余老太太所料未及的,她皱眉出声道,“老爷,孟余娇寡廉鲜耻,做下那等污糟之事,差点毁了咱家四哥儿的名声,焉能就这么算了?”

余儒海心下另有打算,此时又不好对老太婆明言,只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余娇这孩子年纪尚小,一时行差踏错也是有的,往后切莫再犯就是了。”

这番话也是为了说给余娇听,一来显示他余儒海的宽容大度,二来是为了拉拢余娇。

就在这时,院外又响起了敲门声,余儒海以一家之主的口吻道,“应是石头来送诊费,都回房歇息去吧。”

说完,余儒海朝院外走去,开门收取周家送来的诊费。

屋内,余老太太厌恶的瞪了余娇一眼,原想着这种破烂货能赶出家门,省的害眼,没想到周家过来看病,竟叫她露了一手。

宋氏朝余娇和善一笑,招手示意余娇跟她回东屋睡觉,余娇犹豫了下,跟了上去。

大房两口也跟着离开了堂屋。

余老爷子接了诊费回来后,余老太太一边替他宽衣,一边低声道,“老爷,我知道您心里看重医术,可孟余娇实在是个祸害,难保以后不会出更大的乱子,真就这么一直留着她?”

余儒海坐在了床上,余周氏蹲下身子帮他褪了鞋袜。

“想当年我们余家祖上也是在有人在宫里做过太医的,可现在却落魄至此,龟缩在这山村一隅,我们余家的医术传到我手上已经只剩下些皮毛,汉山他们仨兄弟在学医一道上也都没什么起色,祖辈们一直盼着我们这些后世子孙能光耀门楣,我有种感觉,孟余娇兴许能帮我们余家扬名。”余儒海压低声音说出了心头的想法。

余周氏眉头微微皱起,虽然打心底不认同余老爷子的做法,但还是柔声劝道,“怕就怕老爷你高看了她,她一个不过十四岁的小姑娘,幼时学过一些医术,现在还能记得多少?这次是运气好,救活了周家男人,若是下次没这份好运气,治死了人咱们余家可就摊上大麻烦了,到时老爷您的名声只怕也要不保。”

对余周氏的温声细语,余老爷子一向十分受用,他拉着余周氏的手,道,“我晓得你的担忧,往后孟余娇若是看诊,我会仔细盯着,你不懂这病的凶狠之处,她年纪虽小,一出手就救活了周槐,绝不可能是仅凭运气,想来孟余娇幼时在京城拜师的大夫也是位高人,传授了不少方技给她。”

余周氏这些年一直受到余儒海的敬重疼爱,自然是有些心机手段的,她从不会拂余儒海的意,从来都是顺着他的心意来说话。

她点了点头,“只盼她能记得这次教训,以后不要再勾搭四哥儿才好,四哥儿如今入了县学,也算是童生了,秋闱是要下场科举的,身上染不得一点脏污。”

余老爷子躺在了床上,“我省的,四哥儿的前程自然是最重要的,你不喜她,等日后从她手里套出她所学的方技医术,再赶她离开我们余家便是了。”

余周氏也躺在了床上,赞捧道,“还是老爷想的周到。”

余儒海十分受用,他一向自视甚高,余周氏早就摸透了他这个人,虽只是一介布衣百姓,余儒海自认是个大夫,比村里人高出一等,余周氏知他心思,一向敬称余儒海为老爷。

-

余娇跟着宋氏回了东屋,余梦山因为外间的动静也已经醒了过来,坐躺在床榻上,见两人进来,朝余娇和善一笑,“我听启蛰说你会医术?方才救了周槐的命?”

余娇谦虚的道,“略懂一些。”

宋氏笑着道,“孟丫头的医术十分了得,周槐抬过来的时候眼看着就要没气,咱家老爷子也说没救了,这丫头一施针,就将人给救活了,咱家老爷子最重医术,如今松口让孟丫头回咱们二房睡了。”

“会医术这是好事。”这样孟余娇往后在余家还能有容身之处,余梦山抬头往里屋余启蛰的房间看了一眼,见房门紧闭,压低声音对余娇道,“我知你不情愿跟我家五哥儿过日子,但你已经被买进了我们余家家门,女子妇德有亏是要被浸猪笼的,以后若是再心思不端,我们二房绝容不下你。”

余梦山一番话皆是敲打余娇的意思,孟余娇做的事情不光让三房难以容忍,二房因为这事儿处境更加尴尬。

这具身体之前做的蠢事余娇是知道的,二房夫妻俩现在对她这个态度,已经是极好了。

她乖巧点头,“我知错了,往后定当安分守己。”

宋氏柔声道,“好孩子,我知你在我们余家受了不少委屈,可你已经是我余家二房的媳妇了,往后踏踏实实过日子,才是紧要的。”

余娇再次点头。

“快去睡吧。”宋氏推开了右边的房门,道,“茯苓去她外祖母家尚未回来。”

余娇颔首,记忆中孟余娇被买进余家后,并未与余启蛰同房睡过,一直都是与二房的大女儿余茯苓住在一起。

进了房间,余娇关上了房门,莫名的松了一口气,她扫了一眼屋内的摆设,十分简朴,一张不算大的床挨着墙壁摆放,床头的墙角处放着陈旧的衣箱,根本不像是姑娘家住的闺房,但是比躺在小柴房的稻草堆里实在要好上太多。

余娇躺在床上,捞起被子盖在身上,浑身放松下来,伸了个懒腰,很快就睡了过去。

次日,周家来看诊的事情传遍了整个青屿村,本来小山村就没多大,昨晚周家人哭嚷的动静就被人听了去,一大早便去了周家打听,周槐夫妇猛赞了一番余儒海的医术,虽没有明说周槐得的是马上疯这种羞以启齿的病症,但也着重渲染了是要命的急症,以彰显余儒海的医术高明。

往日余儒海也就是看个头疼发热腹泻的小病痛,真有什么大病都是往镇上或是城里的大夫身上推,村里人都以为他不过是个铃医之流。

从周槐家传出的事,令村里人都觉得往日小瞧了余儒海,一大早倒是来了几个凑热闹上门看诊抓药的。

余娇睡得正香甜的时候,被宋氏敲门叫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