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启蛰扫了一眼她不雅的坐姿,垂眸将手中的荷包递了过去,道,“这里有四十余文,今晚你就离开我们余家吧。”

余娇一头雾水,不懂好端端的余启蛰为何要赶她走,她吐掉嘴里的稻草,换了个盘腿的坐姿,伸手接过余启蛰手里的钱袋,倒出来数了数,“就这么点儿钱,离开余家我能去哪?你要是把身契一块还我,我还能考虑考虑。”

她将钱袋又扔给了余启蛰。

余启蛰捏着荷包,垂眸解释道,“祖母要将你卖给人伢子。”

“为什么?”余娇问完,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孟余娇做出这种事情,余家自然是容不下她的。

余启蛰声音微低,怕余娇不明白卖给人伢子的后果是什么,补充道,“人伢子会将稍有姿色的姑娘卖去青楼。”

说完,他将荷包放在了余娇脚边,道,“我只有这么多,聊胜于无,待子时,家里人都睡熟,你走吧。”

余娇望向余启蛰,明眸善睐,悠然一笑,原来她在余家五哥儿眼中还算是稍有姿色。

“我还没报答你,怎么能就这么走了?”

报答?一个被家里人卖了冲喜,又要被卖给牙婆的人,誰指望她的报答?

余启蛰根本没将余娇的话放在心上,他也从未想过要余娇感激他,虽然看不上孟余娇的行径,但到底是为了给他冲喜,她只要离开余家,以后死活都与他无关了。

傍晚,余娇没有等到余启蛰送来的食物,她已经习惯了,反正来到这个鬼地方后,就几乎没有吃饱过。

她指尖玩弄着余启蛰留下的荷包,如果被人伢子卖去青楼,那倒还真不如趁着晚上离开余家,余娇自问没有玩转青楼的本事。

夜深,余娇出了小柴房,院中一片漆黑,所有的房间里都已无烛光,余家人应是都睡下了,借着微弱的月光,余娇悄步走向院门,摸索到门栓,正要拉开,院门外传来纷杂又急促的脚步声。

紧接着便是‘砰砰’的拍门声,“余大伯,快开门,救命啊!”

余娇一把拉开了门栓,一群人蜂拥而入,用门板抬着一个昏厥过去的中年男人,见开门的是余娇,根本没有理会,将余娇推搡到一旁,着急忙慌的抬着人直奔堂屋而去。

叫门声吵醒了余家人,屋子里的灯烛相继亮了起来,余老爷子披着外衣快步走了出来,以往也遇见过半夜上门看急病的,余家人倒也习惯了这种情形。

周家一群人看见余老爷子哭喊着救命,乱哄哄一片,余老爷子压根没听清他们说的什么。

他一边系上衣服,一边出声道,“别慌,我先看看,周家的,你说说怎么回事?”

被余老爷子点名,周氏忙道,“我也不晓得怎么回事,夜里睡得好好的,我当家的突然就抽搐晕厥过去了。”

余老爷子蹲下身子看向门板上四肢僵硬的周槐,见他嘴边有白沫,抬手去给周槐把脉,低声嘀咕道,“该不会是癫病吧?”

周家人吓了一跳,周氏抹着眼泪道,“我男人以前从未这样过,不……不能是癫病吧……”

余老爷子摸了会脉象,脸色微微一变,见昏死过去的周槐面赤唇紫呼吸弱,四肢厥冷,骇然道,“你们快些带着周槐去镇上找大夫,他脉伏气弱,这是将死之兆,我看不了!”

周家人闻言慌作一团,哭的哭,又是喊爹又是叫当家的,伸手去推躺在门板上的周槐,想要将他唤醒。

余老爷子忙出声制止,“别碰他!你们快些抬着他去镇上吧,再迟片刻,怕是赶不到镇上,他就没命了!”

余娇一直在角落里观察着昏厥过去的男人,早已看出些许端倪,现下屋子里闹哄哄的,余家人也无暇顾及到她,余娇走近又细细看了那周槐的面色,用指尖沾了点周槐嘴角的白沫,放在鼻尖嗅了嗅。

朝周氏沉声问道,“他病发时你们可在行房?”

周氏正抹着眼泪,被余娇这么一问,老脸微红,觑了余娇一眼,“你……你问这个做甚?”

余老太太已经穿好了衣服从东侧间走了出来,听到余娇这么没羞没躁的问话,狠狠瞪了她一眼,“闭嘴!”

余娇耸了耸唇角,周家的两个年轻人一把将余娇从周槐身边推开,急匆匆抬起门板,打算带他去镇上找大夫。

余娇被推的踉跄了下,稳住身形,缓缓道,“他是马上疯,等不到你们去镇上找大夫,人就要断气了。”

余老爷子听了余娇的话,又看了看周槐的症状,恍然大悟,“原来是马上疯,这病又叫胯下风,人说没就没,我倒是还从未听说有大夫能治得好马上疯。”

周家人虽然不懂‘马上疯’究竟是个什么病,但是听余老爷子说的这般严重,一群人又六神无主的掉起眼泪来,也不知该怎么办是好。

周槐的大儿子‘扑通’一声跪倒在余老爷子面前,“余爷爷,您既然知道是什么病,求求您救救我爹吧!”

余老爷子连连摆手,“我救不了,马上疯可不是什么寻常病症,顷时半刻要人命是常有的事,我这边真没什么诊治的法子。”

他要是能治这种不治之症,岂不是早就扬名杏林了。

周氏闻言浑身瘫软跪坐在地上,呜咽着道,“我男人没救了吗?孩他爹,你要是去了,我和孩子们可怎么活啊!”

周家大儿子捏着拳头,用手背抹去脸上的泪水,恨声道,“我带爹去镇上求医,总不能就这么等死!”

余娇轻叹了下,出声道,“可否让我试一试?”

一时间,整个屋子里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她的身上,余老太太凶狠的瞪了她一眼,碍于周家人在,以长辈的语气训斥道,“跟着添什么乱?深更半夜的,还抛头露面,真不知检点,还不快回你房里睡觉!”

周氏一双眼睛蓦然亮了起来,想到余娇方才发问她男人是不是在行房的时候发病的,周氏一把抓住了余娇的手,宛如抓到救命稻草一般,“你能救我男人的对不对?求你救救我男人,以后当牛做马我周家都会报答你的。”

“她哪里会看诊治病,周家的,你病急也不能乱求医,还是快些带你男人去镇上找大夫才是!”余老太太笑着说道。

“莫要听她胡说,你们快些待他去寻大夫吧!”余老爷子也不想周槐在自家的院子里咽气,他虽行医,但也忌讳这种晦气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