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氏笑了笑,有些怜惜的看着余启蛰,“自家人谢什么谢,快给孟家姑娘送去吧。”

余启蛰点了点头,往外面走去,张氏用药罐盛了些水放在灶上煮了起来,说谎还得圆起来,免得叫三房抓住她什么错处。

余启蛰揣着草药回了东屋,宋氏趁晌午天热正在给余梦山擦身子,见余启蛰空着手进屋,抬头问道,“碗呢?”

“她还没吃完。”余启蛰答完,便在屋里找出药碾子和药杵,将草药倒进了凹槽里,准备研磨成粉。

宋氏瞧见,忙三两下将余梦山的身子给擦完,道,“你摆弄药碾做什么?别累着了,快去屋里歇着吧。”

余启蛰简短的道,“不累。”好看的骨节抓着药杵,细细碾起草药来。

余梦山认出药碾里全都是止血消肿,治疗外伤的草药,询问道,“可是在为孟家姑娘弄伤药?”

余惊蛰没有做声,算是默认了。

余梦山脸上浮现愁容,对宋氏道,“听你先前所说,孟家姑娘被老三打的伤势应当不轻,只怕这些外敷的伤药治不了根本。”

“爹在饭桌上放了话,咱家人誰都不能给孟家姑娘医治,也不准给她饭吃。”宋氏收拾了余梦山换下的里衣,对正在碾药的余启蛰道,“去给孟家姑娘送药的时候小心些,别被人瞧见了。”

余启蛰点了点头,宋氏搜罗了全家换下的脏衣服,塞了满满一草篓,背着去村头小溪边浣洗。

余启蛰身子骨弱,碾药草虽然要不了多少力气,但他没弄多久,额头就沁出了细密的一层汗珠。

素日都是余梦山帮老爷子磨药捣药,余启蛰只看过几次,现下才知道这碾药也是力气活。

“要不还是爹来吧?”余梦山见他做的十分辛苦,不落忍的出声道。

余启蛰摇了摇头。好半天,才将几味药材磨碎,只是十分不均匀,旱莲草已经磨碎成粉了,但皂树叶只是碎成了小块,余启蛰将药粉从药碾里倒了出来,用黄草纸包好,拿了药酒,起身送去小屋。

余娇正百无聊赖的躺在稻草堆上,思索着以后该何去何从。

听见脚步声和推门声,她抬起头来,目光落在余启蛰手中的药包上,顿时喜笑颜开,眉眼弯弯,伸手接过了药包,嘴里还不忘道,“我就知道五哥儿你是个好人,好人一生平安。”

她迫不及待的打开纸包,看见里面磨得‘疙疙瘩瘩’十分不精细的药粉,杏眸中流露出一丝微微的嫌弃,“这是你磨的?”

把药粉磨成这种粗糙的样子,要是在她家的中医馆里,这种弟子早就被扫地出门了。

余启蛰微微眯了眯桃花眸,皱眉冷淡的道,“不能用?”

余娇顿时醒悟,如今寄人篱下,就连苟延残喘都得仰人鼻息,哪儿还轮到她挑三拣四。

余娇当即讨好的笑道,“能用,能用!效果都一样,辛苦五哥儿了。”

余启蛰耳根微微一热,明明再正经不过的‘五哥儿’三个字,从孟余娇的口中说出来却像是狎昵的五哥一般。

放下药酒,他转过身,就要离开。余娇却软声唤住了他,“五哥儿,我胸口肋骨断了,不方便弯腰,你帮我上了药再走好不好?”

她不是没看出余启蛰对她避之不及,可现在唯一能使唤的也只有他了。

余启蛰自是不愿的,孟余娇伤在腿上,他若是帮她上药,势必会有逾规之举,可她眼下的确自己上药不便,余启蛰有些犹豫。

瞧见余娇一直用水润清澈的杏眸望着自己,唇角弯弯,眉眼含笑,温温软软的样子,余启蛰终究是心软妥协。

“五哥儿最好了。”余娇见他返身拿起药酒,喜笑颜开,软声道。

余启蛰微微撩起余娇染了血污的裙摆,见她裙摆下白色裤腿已经被打成褴褛,血肉模糊的黏在两只小腿上,忍不住微微皱眉,三叔下手未免太狠了一些。

余启蛰看着余娇的双腿,不知该如何下手,余娇出声提醒道,“把裤腿挽起来,喝一口药酒,喷在伤处,撒上药粉便可。”

余启蛰手指动作极其小心的翻卷起余娇的裤腿,鳞次栉比的伤痕映入他的桃花眸中,令余启蛰动作微微一滞,不由抬眸看了一眼余娇。

余娇朝他报之一笑。

余启蛰垂下眸子,这女人可真是……够能忍的,双腿明明血肉翻飞,布条都被抽打进了血肉里,还能谈笑自若,他自问可做不到。

余启蛰没有照余娇说的做,而是站起身来,“我去打盆水来。”离开了小屋。

余娇靠在墙边,勾起唇角,玩味一笑,余家这个五哥儿还是挺有人性的,虽然冷情冷性,但是个会心疼人的,孟余娇真是想不开,放着这么好的一个潜力股相公不要,非去爬别人的床,余娇私心觉得她有些蠢。

不多时,余启蛰端了一盆水回来,放在余娇脚边,掏出帕子打湿后,对余娇道,“忍着些。”

说完,便用打湿的帕子去擦拭余娇腿上的血污,余娇疼得眉心骤然紧蹙,咬住了牙关,小脸惨白一片。

余启蛰没有抬头,小心避开尚未结痂翻着红白血肉的伤疤,不多时,整个帕子便被染红了。

他在水盆里将帕子清洗了一遍,把余娇两只腿上的血污都擦拭干净,目光落在余娇右腿那道最深的伤处,已经被血水染红的布条粘黏在了翻飞的血肉里,若是将布条撕出,可想而知该会多疼。

余娇见他顿住,轻喘了一口气,淡定自若的道,“没事,我不怕痛的,你撕吧。”

余启蛰当她真不知痛,毕竟这伤就算放在男人身上,也早该疼得痛叫连连了,可方才他好几次擦碰到她的伤处,她也没发出什么声响来。

便当真下了手,将卡在血肉里的布条给撕扯了出来,余娇疼得闷哼出声,额头冷汗滚滚而落,牙关生生咬出了血,此刻不光脸色煞白,就连唇都褪了色。

余启蛰捏着血色布条,看着余娇惨白如纸的小脸,一时间说不出心里什么滋味。

余娇在心底把余汉山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才缓过劲儿来,见余启蛰停在那里,余娇深吸了一口气,缓声道,“别愣着,喷药酒,上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