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爷子摸了摸胡须,虽然对余启蛰的话半信半疑,但终究是对他能再下场科考,替余家挣功名一事抱有莫大的希望,迟疑着道,“既五哥儿这么说,那就听天由命吧。”

三房夫妻俩当即脸色都不好看起来,正要出声,老爷子又道,“你们誰都不许给孟家那个祸害医治,若是她能挺过去,那便是她命大,还有,咱们家的粮食如今自己吃都不够,谁敢给她送吃的,那便自己饿着肚子。”说到后半句,老爷子着重的看了宋氏几眼。

老太太原本也有些不高兴,但是听老爷子说不准给孟余娇医治,脸色才缓和了几分。

老三怒及动手,抽藤条的时候使足了力气,便是寻常男子也是要去半条命的,何况姓孟那女子昨晚还吐了血,若是不及时诊治,指定活不成。

事情争论到这里,算是有了个结果。

宋氏也没想到自个儿子会站出来帮孟家姑娘说话,老爷子还真就听了进去,可见公爹心里还是极疼启蛰的。

她和大房张氏一起收拾碗筷去灶房洗刷,见余启蛰回房,忙小声道,“你把屋里的饭菜给孟家姑娘送过去。”

余启蛰没有表态,宋氏只当他不愿意,心下想着等收拾好了灶台,自个儿再将饭给孟家姑娘端去。

在刷锅的时候,她无意间抬头往灶房小窗外看了一眼,正瞧见余启蛰从东屋出来的背影,不由笑了笑,自家儿子到底是面冷心善。

院中无人,余启蛰快步来到小屋处,推开木门,发出‘咯吱’的声响,垂眸瞧见余娇正紧闭双眼似在酣睡,清秀的小脸恬静无暇,只是那双弯弯的柳叶眉微蹙着。

余启蛰无声将手里端着的那碗饭放在了她稻草旁的地上,拿起地上已经空了的水碗,回了东屋。

余梦山见他拿了一直空碗回来,有些吃惊的道,“孟家姑娘这么快就吃完了?”

“不是。”余启蛰简短的道。

往空碗中倒满了温白开水,余启蛰端着碗又回到了小屋,这次的推门声吵醒了躺在稻草堆上的余娇,她睁开双眼,望向余启蛰。

余启蛰动作微微一滞,回避开余娇清亮水盈的杏眸,半蹲下身将手中盛满水的粗瓷碗放在了余娇触手可及的地上,起身往外走去。

余娇忍着浑身的疼意,朝余启蛰开口问道,“现在是什么朝代?”

余启蛰微微一顿,回身看向余娇,桃花眸中闪过些许惊骇。

余娇用手撑在地上,缓缓坐起半截身子,忍着胸口的闷疼,再次重复道,“什么朝代?我……是谁?”

余启蛰眸光微闪,紧绷的唇微启,淡淡回应道,“太晏,你……孟氏余娇。”

余娇听了余启蛰的话后,纤细的手指紧紧握住了垂在地面的衣摆,深吸了一口气,沉寂良久,才对余启蛰出声问道,“你是余家五哥儿余启蛰?我冲喜嫁给了你?”

余启蛰原以为她被打坏了脑子,现见她这么清楚的说出‘冲喜嫁给’几个字,脸上升腾起一股热气,耳根微红,面上划过一丝薄怒,少见情绪难以自持的道,“你既清楚,就不该做下那等不知廉耻之事!”

说完,甩袖关上木门,转身快步离开。

背靠泥墙半坐着的余娇在心底哀嚎一声,妈的,贼老天玩她!

刚才迷迷糊糊假寐间,她做了一个梦,梦里她也叫余娇,只是姓孟,是余家买来给二房病恹恹的小儿子冲喜的媳妇。

现在看来那根本不是什么梦,只是这个身体的记忆而已。

她原以为自己没死,只是做了个奇怪的梦,现在看来,她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灵魂复活在一个没有历史记载的朝代的同名女子身上了。

余娇此刻十分头疼,这个孟余娇给她留下了一个极大的烂摊子,原身的主人知道余家二房儿子是个病痨鬼,不知哪日就死了,在听了余家有心人的挑唆后,在余家目前最有前途的子弟中,选了三房的小儿子余谨言,趁他从书院回家休憩的时候,脱光爬上了余谨言的床。

结果……余谨言是个柳下惠,进门看见脱光躺在他床上的孟余娇,直接转身出门告诉了余家人,孟余娇怕极,跑出余家,余家人怕事情闹将出去,对余谨言的名声不好,就出来追。

孟余娇慌不择路,在山脚下绊倒,摔断了胸口的肋骨,被余家人捉了回去。

余谨言的父亲,三房余汉山怒不可遏,用藤条生生将孟余娇打了个半死,关在了这个小破屋里,想来孟余娇是捱不住没气的,然后她就莫名其妙的魂穿了过来。

余娇现在想起先前刚醒时,嘴贱调戏余启蛰的一幕,只觉愈发头疼。

在孟余娇的记忆中,余启蛰是个正经得不能再正经的小古板,高岭之花般清高孤傲的病痨鬼。

从来不让孟余娇进他的屋子,孟余娇来到余家这么些日子,与余启蛰说过的话甚至还不到十句。

余娇也没羞愧太长时间,这身子的双腿被打伤得极为严重,如果不及时医治,天气这么热,很有可能会化脓,到时候只怕这双腿都保不住。

可她现在被关在这小破屋里,空有一身医术,也没办法给自己诊治。

余娇端起地上余启蛰送来的那碗饭,有些食不下咽,好在她向来是个随遇而安的人,对突然来到这个地方,并无太多惊慌。

二房宋氏洗刷好锅碗后,回到东屋,见余启蛰已在自己屋里桌前坐着看书,吞吞吐吐的问道,“启蛰,你真觉得身子好些了吗?”

余启蛰头未抬,目光仍旧黏在书本上,淡淡道,“并未,只是诓骗爷爷。”

宋氏虽心中已然猜到,倒还是不死心,人在绝望中,总会还有一丝不死心的奢望和期待。

她闻声,收敛心底的失望,努力做出无碍的样子,对余启蛰道,“你去瞧瞧孟家姑娘可吃完了饭?把碗收回来,免得叫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