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开局错认李二为爹! > 第295章水可载舟亦可覆舟

与此同时,皇宫!

李世民站在甘露殿的高楼之上,眺望着远处熊熊燃烧的一个着火点,神色平静,一脸淡然。

而在他身旁的长孙则是满脸的忧色:“陛下,你这般作为,会不会影响沐儿的计划,他精心策划了这么久,为的就是稳妥,你这雷霆出手,万一出了问题,王家的报复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

“沐儿又与咱们不能相认,我们如何保护于他?”

听着这话,李世民转过头看了眼长孙,伸手将裘衣往上提了提,叹口气道:“不出手不行,王硅那老家伙你又不是不知道,在七大世家之首待了这么久,手段后路恐怕是比其他几家世家准备的都多!”

“过了今晚,明天恐怕就再也不可能看到他!”

“沐儿虽然计划很好,及时应变也很好,但手中无权,再加上对我的防备那么重,自然是有些束手束脚,明明恨不得王硅马上死,不能让其跑掉,却无法开口,也没有军队配合!”

“这个时候,自然就是我来,而这恶名也不能让沐儿背,反正我身上的名头已经很多,不差这一个!”

“他不同,后面还有好多事要做,将来都是和世家打交道,要是背上了恶名,谁会支持他!”

“至于保护,只要王家只留下听话之人,便没有什么问题!”

听着这话,长孙微微一怔,眼中的忧色也是缓和下来,原本他还以为是李二有些着急了,没想到居然是为了沐儿,方才如此之作。

只是最后一句,却是让长孙有些不解:“听话之人?陛下,难道你在王家早就有了谋划?”

李世民轻轻点了点头:“这其实还是沐儿创造的机会,在王依尘刺杀沐儿失败,离开王家之后,我才有机会将手伸进王家!”

“近半年时间运营,王家如今算是掌握半个在手,太原那边早就和王依尘有所勾连,在昨日就已经动手,今天一是为了不让王硅有逃跑之机以护沐儿周全,二就是不得不发!”

听着这话长孙顿时明了,也不在多言,既然陛下心中已经有底,并且保证沐儿不会出事,她就安心了,也不想关注王家之事,只是脑海中突然浮上其他六大世家,以及窦威的面容,忍不住的轻声道。

“陛下,六大世家和窦家该如何处置?”

虽是这般问话,但却没有给李世民回答的机会,接着道:“陛下,这次若是全部处置,这长安怕是要血流成河,天下刚定,不宜大起刀兵!”

李世民拍了拍长孙的手,笑道:“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那窦家呢?说到底,咱们也算是姻亲关系,若是动手,父皇怕是不会答应吧!”长孙见李世民敷衍,直接切中主题。

听着这话,李世民转头看着一脸认真的长孙,眼中满是无奈,眉头也是紧紧皱在一起。

窦家,绝对是这次事件中最难处理的世家!

无他,就因为他的母后,窦皇后是窦家之人,这是一层怎么也摆脱不了的亲情关系,虽然说李世民是靠杀兄上位,反正都已经有了骂名,再背一个也无妨,而且还是窦家谋逆在先。

但骨子里,他是不想再见亲人互相残杀之事,从刻意隐瞒李沐身份之事就能窥探一二!

不由长长叹了口气:“此事,只能一步一看,若窦威不知进退,此事,就算父皇阻拦,朕也不得不痛下杀手!”

说道最后,李世民目光一闪,一道凌厉寒芒迸发而出。

听着这话,长孙心中一跳,张了张嘴想劝解两句,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最后只能叹了口气,摸着肚子喃喃出声。

“陛下,为了咱们的孩儿,臣妾望您能多思量几分,虽说咱们不信神佛,但少些杀孽也是好的!”

李世民伸手揽住长孙,将下巴放在长孙额头之上,轻声喃喃:“朕知晓,若有回转余地,朕岂会愿意挥刀!”

两人你侬我侬,楼梯上却是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上来的是王德,原本满脸的喜色看见李世民与长孙的状态,顿时知道自己来的不是时侯,赶忙就要下去,却是被李世民喊住。

“行了,来都来了,什么情况说说吧!”

李世民嘿嘿笑了一声,松开长孙,对着王德吩咐道。

王德步子顿住,低着头缓缓走近,低眉顺眼道:“陛下,王硅死了,是被蜂拥冲进门的百姓们活活吓死,王家其他嫡系想要反抗,被及时赶到的尉迟将军带兵镇压,除过王章一脉,其余都已按律处置!”

听着这话,李世民脸上顿时爬满喜色,刚要兴奋的跳起来庆贺一声,却是瞥见长孙脸色有些黯然。

不用多说,长孙都知道这按律处置所谓何意,除过收拢的王章一脉,其余有威胁的,对李沐动过手的,出过计策的全都没有好下场,今晚注定是一场屠杀!

要么不做,要么做绝,这亦是皇家之风!

虽是王家之人,但长孙还是忍不住的悲悯了一下,她从王家身上仿佛看到了窦家的未来。

察觉到长孙情绪不佳,李世民当即悻悻然的将扬起来的手又背了回去,轻咳两声,缓解了一下尴尬,看着王德缓缓出声。

“可有逃脱之人?”

“额……”

王德顿了一下,察觉到李世民脸色有些变化,连忙道:“陛下,尉迟将军发现一条暗道,直通城外,有没有人逃脱,并不知晓,但王家所有首脑皆已枭首……”

嘭!

王德话还没说完,胸前便已经挨了一脚,整个人顿时倒飞出去,刚刚落地,只是眨眼的时间便规规矩矩的跪好,动作之快,肉眼根本看不清楚,而李世民却毫无诧异,唯有双瞳之中怒火升腾。

“让你们准备了这么久,拖了这么长的时间,居然还是查漏了一条暗道,你们干什么吃的?”

听着头顶如恶龙般咆哮的声音,王德身子瑟瑟发抖,尽管心中有一万个借口想要倾吐,但却是半句话也不敢说。

多年的侍奉经验告诉他,此刻保持沉默就是最好的应对方式,任何多嘴,只会带来更严重的后果,哪怕根本不是自己的问题,也不能说。

“追,派人给我去追,一定要把逃出去的人全都给我追回来!”

又是一声咆哮在王德耳边响起,紧跟着就是一脚踹倒了王德的身上,不知是李世民力气大,还是王德身子轻,这一脚直接将王德踹到了楼梯之前。

王德顺势一骨碌就滚了下去。

他听清楚了,陛下最后这一句有些中气不足,这就说明陛下刚才可能在皇后娘娘面前吹了一个逼,结果现在被打脸了,此刻的愤怒,只不过是恼羞成怒!

缓解的尴尬的最好方式就是自己这个外人赶快离开!

随着王德消失在视野里,长孙刚才还和煦的脸色,瞬间板了起来:“陛下,这就是你说的保护!”

“额……”

心知理亏的李世民满脸尴尬,刚才吹牛皮吹过头了,但大丈夫能屈能伸。

“呵呵,观音婢,那啥……”

然而话还没有说出口,长孙却是狠狠的瞪了李世民一眼,语气凌然:“二哥,要是沐儿出了一点差错,你这辈子就别想再见到我!”

说到最后,长孙却是绷不住的啜泣起来,嘴中埋怨一声:“沐儿,你说你怎么有这么一个不靠谱的爹啊!”

说罢,完全不顾李世民伸出的手,一甩衣袖急匆匆的从一侧冲下楼,摆明了今天李世民是上不了床了!

这……

看着甩袖而去的长孙,李世民满脸无奈的长叹一声,好好的事还是出了纰漏。

当即猛地转头冲着王德下去的楼梯怒吼道:“还不赶紧给朕去查,要是跑掉一个,你们提头来见!”

原本消失的王德,一个纵身就出现在李世民眼前拱手沉声:“是!”

然而,却没有第一时间离开,而是从袖中取出一本奏折递给了李世民。

“陛下,如您所料,小郎确是用这场对付世家的戏,给您上了一本奏折,这是手抄本!”

说着,弓着身子缓缓递了上去。

“嗯?”

李世民一惊,脸上露出果真如此的神色,连忙伸手接过,只是一眼,便沉了进去,王德见状,踮起脚尖默默退了下去。

好半晌,李世民方才回过神来。

看着远处的火光,听着玄甲铁骑吆喝的声音,嘴中轻声喃喃。

“君,舟也,民,水也,水可载舟,亦可覆舟!”

“好,好,好,沐儿,这句谏言,为父记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