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雀一向是对他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自然不会对他这么亲昵,能这样做的也只有掌柜的了,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

“你怎么一下子就猜到了,怎么一点面子都不给我了,我也是头一次这样玩吗?”

他说了之后便直接坐在了旁边的地上,秦昀看见却急忙把他扶了起来。

“我坐就算了,你可千万不能做,这实在实在是太凉了,你的身体可能有一些撑不住。”说着他便赶紧把他给扶起来,许三清更是有一点不好意思,就这么直接的被他拉着站了起来。

“可是你都坐了,你都是一个人坐着都没有什么事,我是六界之外的,虽然不怕什么寒气,你想的实在是太多了。”说着许三清再一次坐在了他旁边,笑嘻嘻的看着他整个人却比之前温和了很多,却多了一丝沉稳。

秦昀听了他的话,不仅有一些哑然失笑,他似乎总把自己和他们看做是一类人,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便一直都不是一样的。

他自己还在这里瞎想,真是无聊的。

“你这大半夜的不睡觉,在这个时候出来在这里喂蚊子呢,是不是小铁不让你睡或者是有什么脾气,我去帮你说说他。”说着掌柜的就要准备起身,却被秦昀死死地给摁下去了。

“这丫头的脾气倒也有一些犟,没有没有你想太多了,小铁一向是沉默寡言好说话的,他怎么可能像铜雀那个臭脾气一样赶我出来了,你想太多了。”

他赶紧把掌柜的给安抚下来,本身小铁就是没多说什么,如果现在被他这么一说像是秦昀背后告了他什么黑状一样。

“原来是这样,那你在这里干什么呢?”许三清倒是有一些不明白了,秦昀张嘴想要想一个说辞的,但是想来想去却也想出来一个比较符合现在客观规律的念头,看着许三清提问了一句。

“你既在这里问我大半夜的为什么不睡觉,那我也来问问你,你这大半夜的在院子里面干什么呢?我喂蚊子,你难道还想再看一场烟花呀?”

他说完之后,许三清的脸稍微红了红想要上前狠狠打扰了一下,却发现也找不到什么由头。

“你在这里笑话谁呢?我都已经跟你说了,我不怕不怕了,谁让你们非得把我的耳朵捂上。”他说完之后声音变小了很多,他自己心里也很清楚周围人对他的关心与爱护,并且只想让他看一场好看的烟花吧!

“行了,那我们就约定,谁也不要互相问自己为什么出来了,既然遇到了就好好聊一会儿吧!”

许三清有一些郁闷,自己就像是一个被他灌了什么**汤的小孩子一样,他在这里说什么他点头便应承了,实在是太没有掌柜的风范了。

“我问你你就应该回答我不是吗?什么时候员工也可以和老板讲条件了,你哪里听说过了?”没想到许三清居然会用老板的架子来压他,这倒是让秦昀有一些没反应过来。

“那你觉得我出来是干什么的,不过是觉得里面有一些闷想要透透气,外加思考一下人生罢了,怎么被你在这里紧抓着不放了。”他说完之后笑了笑,许三清有一些不好意思。

谁紧抓着不放了,我只是随便问两句而已,谁让你在这里鬼鬼祟祟的,说完之后更是扬了扬脖,就算是没理,也要冲出一副有理的样子,否则便是被这小子看扁了是不可行的。

“掌柜的你说什么便是什么,我自然也不好意思跟你抬杠,这点面子我总会给你留的。”他说完之后,许三清笑了笑,小鬼一般的脸,却在月光的映射下显得十分的白皙,更是想让人看到了一个仙境一般,从他的眼神里面总是折射出了一股苍凉的感觉,瞳孔是十分亮的。

他跟正常人的眼球不一样,他的眼球是全黑的,总给人一种希望的感觉,越黑却越泛着光越有神让人一看就忍不住想要流进内谷深潭里面一样,更是让秦昀看着走神有一些没了往日的态度。

你在这里盯着我瞧是干什么?我这张脸你不是已经看了无数遍了,怎么还有心情在这里看。”说着变有一些害羞的,他也毕竟是一个女儿家!

“没有啊,你别误会,我就是困了,有点想睡觉,刚才眼神有点定睛在那里了。”说着秦昀像模像样的打了一个哈欠,更是让许三清在旁边窘迫不已,这是他自作多情了吗?不过他毕竟是一个女儿家,至少也应该给他点面子呀!

“我给你个机会你再跟我说一遍。”许三清像是有一点生气了,在那里瞪大两个眼珠的瞪着秦昀,秦昀却是千方百计的逃脱了与他的对视,生怕自己在这睡的话,恐怕还会定在那里,整个画面更是陷入了一个死循环或者尴尬。

“没有没有,我现在就先回去睡觉了,我真的是有一点困了,明天我们还要去车站坐车呢,到时候再说吧!”说着秦昀像逃也似的离开了,在庭院留下许三清一个人更是巨无霸的尴尬,他这举动也是有一些万不得已。

如果真的被许三清看出来什么的话,以后他们两个人相处,岂不是成为了一种磨难,在对于秦昀来说,他并不想离开这个地方,这个地方是可以给他温暖的地方,怀着心事伴随着小铁在旁边一声又一声有力的呼吸,秦昀便睡着了。

许三清气鼓鼓的回了房间,更熬了个大半夜都没有睡着,第二天起来的时候一个个收拾的倒是也比较利索,知道今天是跟着秦昀回安德去看望他的外公外婆,收拾的倒是十分的利索,就连朱师傅也打了一个比较大的行李箱?

铜雀更是十分的兴奋,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出去游玩了,一般出去的话都是进行任务,亦或是把店里的刀给拿回来,这么一个没有任何目的性,没有任务性,就这样出去玩的机会也实在是太少了。

“你们能不能不要露出一副这样的嘴脸我真的是有一些看不过去了,我平时是怎么虐待你或者是什么样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