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鬼踩莲,三清道观,无极宝塔,

塔下镇妖…

那么,

到底是这道观道士沾染诡异变成了妖?

还是这里本就有妖,道观与宝塔皆是为了镇妖而建?

楚尧觉得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答案背后牵扯极大。

甚至他开始怀疑,这道观是否与青乌子有关。

但这里只有虫丝,尸体,一些镇妖符,和一只破陶罐,想要凭借这些东西去找寻历史的真相,恐怕很难了。

就在这时,

“爷,那罐子上面好像有东西。”

尕娃突然开口,并将手电扫到灌口,

灌口最外面是一层铁皮,此刻光线打在上面,竟闪过一道奇怪的光泽。

楚尧连忙将身子压低,歪着脑袋向灌口上边的墙壁看去。

咦,

真有东西。

楚尧凑近,发现是一枚…青铜镜。

“镜子?”

尕娃一怔,然后嘀咕道,“灌口对应镜子,爷,那该不会是照妖镜吧?”

楚尧摇了摇头,不像。

说着楚尧就直接伸手摸了过去。

表面略有粗糙感,想来是铜锈。

试着微微发力,纹丝未动。

就像是被焊上去的一样。

“难道真是照妖镜?”

不对,

如果是照妖镜的话,何不直接以此镜封印灌口?

不是照妖镜,也不是摆设…

难道…

楚尧心头一动,试着往两边旋转。

“咔咔咔”

果然。

随着青铜镜向左慢慢旋转,楚尧感觉到整个石室都在震动。

“爷,怎么了这是?”

“别紧张,是机关。”

“机关?”

“在那!”

狐仙开口,指向石室中间的地方。

她灵觉敏锐,很快察觉到了震源。

楚尧站起,并示意尕娃将手电打过去。

果然,随着那边空间亮起,

楚尧看见地板中间竟裂开一道口子,

口子还在变大,慢慢有东西从下面升了上来。

楚尧反手将军刀递给尕娃,

“有东西上来了,警戒。”

“是。”

尕娃握紧军刀,严阵以待。

狐仙也同样皱眉,因为她感觉到了一些很邪性的东西。

很快,那东西暴露出地面,

看清那东西形状,三人皆是一惊,

竟是一口巨大的石棺。

楚尧接过尕娃的手电,并吩咐道,“留在这里,我过去看看。”

尕娃想要跟上,但楚尧的话他不敢违背。

狐仙则眼神闪烁,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前面,

楚尧慢慢走近,光线扫到了石棺上的纹路,云雕,以及一些…铁锈?

望着那些红褐色的块状物,分明是铁锈。

可石棺上怎么会有铁呢?

楚尧绕着石棺快速走了一圈,这才发现原来石棺外面被人浇了一层铁水,

不过,石棺可能因为放置时间太久,加之地下又过于潮湿,所以上面的许多铁皮都已经氧化腐烂,成一块块的趴附在石棺表面。

楚尧再抬头看这间石室,他终于有些明白了。

石棺,石室,

这里分明就是一间完整的墓室。

就像黑沙漠中的姑墨王子墓一样,都是建在井下的地下河旁。

只不过,

此地上有无极宝塔镇压,

看来这间墓室应该是出了什么问题。

手电再次扫过那些铁块,锈迹之下,他果然看见了一些类似道门的符咒。

与镇妖符不同,但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看来这石棺里的东西也不安分啊。”

目光扫过棺身和棺盖之间的缝隙,还好那里被铁块特别加固了一周,道门符咒也更清晰,想来应该不会出事才对。

“可以了,都过来吧。”

身后,

尕娃一直警惕着,直到楚尧喊话,这才松了一口气。

实在不能怪尕娃太怂,

只因这今日所见所闻,一切都超出他的认知。

先是鬼踩莲,接着黄毛怪,然后又是尸蛾,又是狐仙,还有啥子镇妖符,

一切本该存在于鬼怪故事中的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