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在黎明之前 > 第28章江城宪兵队

“你说的有道理,大热天的,总坐在不通风的马车车厢里,外人看了,确实有些奇怪。

晓雪,那你就尽快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存放电台,在那里收发情报。

不过,现在竹机关的侦察车每天都在全城巡逻,你找的地方一定要安全。

之前之所以把电台放在马车里,就是让日本人摸不到电台的行踪。现在要是固定在一个地方,你就要好好斟酌了。”

“放心吧,姑姑。

咱们赵家那么多产业,找个安全的地方收发情报,还是不难的。

姑姑,刚才那个徐浥尘走的时候,说他明天一早要去江城宪兵队见中川礼三。

你说,他们碰的事,会不会跟三叔有关?”

“应该不会吧,华北陆军的军事法庭都宣判了,月底就要公开枪决老三。

现在不到半个月时间了,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变故了吧。”赵曼说道。

“姑姑,我有一个请求。”赵晓雪似乎做了一个决定,对赵曼说道。

“晓雪,什么请求?”

“我想接触一下,这个徐浥尘。”

“晓雪,我不是说了吗?工作重要,但个人安全同样重要,何况你还是个女孩子。

这个徐浥尘一看就对你没安好心,他在日本留的学,又是皇协军的高官,万一他对你图谋不轨,你该怎么应付。”赵曼说道。

“姑姑,刚才你不是说了吗?

上级组织命令我们,尽自己所能收集有价值的情报。

虽然上级为我们派来了两名同志,即便我们能把他们送进徐浥尘的特战队,可以通过他们收集上来些情报。

不过,鉴于他们的所处的位置,收集上来的情报,很多也都是滞后的。

而这个徐浥尘不同,他是可以参加每周军事例会的军官,他掌握的情报都是最准确,最及时的。

至于我的安全,姑姑,你放心,咱们同义诚赵家在江城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大伯还在南京政府做官,我可以和他堂堂正正地交往,他不敢把我怎么样的。

何况,我也不是什么弱不禁风的女子,姑姑你也知道我的功夫,普通男子还真不一定是我的对手,量他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赵曼想了想说道:“晓雪,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也不再反对。

总之,你要保护好自己。只有保护好自己了,才能更好的工作,知道吗?”

“知道了,姑姑,我会小心的。”赵晓雪点头道。

“还有,要控制住自己的感情。这个徐浥尘油嘴滑舌的,长得也算是一表人才,千万不能让他给骗了。”

“姑姑,你放心,我会跟他保持距离,不会被他骗的。”赵晓雪应声道。

……

江城,竹机关宿舍。

江城竹机关成立之后,日本人便在距离竹机关办公大楼东二三百米处,划出了一片区域。建了十几栋日本小楼,供机关办公人员居住。

两年前,青木玲子来到江城后,便住到了这里。

虽然青木玲子仅仅是中尉军衔,不过由于是青木三郎女儿、青木一彦侄女的缘故,加之母系小野家族的背景,小关正尔对青木玲子是格外关照。

特意将为高级军官准备的独栋小楼,留给了青木玲子。

虽然小楼面积不大,楼上楼下总共也就七八十平,不过卧室客厅洗手间俱全,还是独门独院,着实令其他人羡慕。

昨天在青木玲子办公室,徐浥尘跟她定好了,早上七点半要来接她。

送完黄思齐到保安局之后,徐浥尘便来到青木玲子的住处,接她一起去江城宪兵队。

车刚停下不久,便看见青木玲子从宿舍方向走了过来。

徐浥尘见状,连忙下了车,迎了上去说道:

“青木督察,你好准时啊。”

“那是自然,我们帝国军人可不像你们中国人,那般拖拖拉拉的。”青木玲子昂着头,说道。

“青木督察,中国人也不是全都拖拖拉拉的,比如像我,不是准时来接你吗?”

“徐副官是帝国培养出来的军官,当然和其他中国人不同。好了,咱们不说这些没用的,赶快去宪兵队吧。”

说着,青木玲子拉开后车门,上了吉普车车。

“这个日本小娘们,见到我就给我脸色看。

现在要去宪兵队有正事要办,没工夫跟她计较,等哪天有空了,非得好好摆弄摆弄她不可。”

想到这里,徐浥尘没再说什么,上车启动油门,向江城宪兵队驶去。

江城宪兵队离竹机关很近,开车用不上五分钟。转过一个街角,徐浥尘便能看见宪兵队的大楼。

与机关办公楼红白相间辰野式建筑,还算别致相比。

江城的宪兵队深灰色的大楼,则透着一股阴森。远远望去,就用一种说不出的压抑感。

刚进宪兵队的大门,大楼里面传来的一阵有一阵的惨叫声,清晰可闻,十分瘆人。

徐浥尘将吉普车停在了临近宪兵队大楼正门口的地方。

刚一下车,便见一名二十五六岁的军官走了上来,用日语问道:

“请问,您是城防司令部副官徐浥尘吗?”

“是,我就是徐浥尘。”徐浥尘应声道。

“那这位是?”这名军官应该是不认识青木玲子,便向徐浥尘问道。

“我是江城城防司令部新任督察官青木玲子,宪兵大队青木一彦中佐委派我协助中川少佐和徐副官,共同执行任务的。”

青木玲子依旧昂着头,接过话来说道。

“原来这个青木玲子跟谁说话都这个吊样,不是单单针对我。”将青木玲子高高在上的样子,徐浥尘心中舒服了不少。

“原来是青木督察,幸会幸会。我是江城宪兵队的副官平林次郎。

中川队长临时有个犯人要审,特嘱咐我先把徐副官和青木督查先带到会议室稍候,他随后就到。”

徐浥尘真要说话,却被青木玲子抢过话来,说道:

“好啊,平川副官,那我们就先到会议室。”

“那二位,就里面请。”平川次郎听到青木玲子的话,应声道。

徐浥尘让青木玲子抢了话,心里有些不大痛快。

自己堂堂一个副官,却丝毫未被青木玲子放在眼里,这让他多少有些郁闷。

不过,转念一想,这个青木玲子这么爱嘚瑟,就让她嘚瑟去吧。

总有一些做出头鸟的地方,可以让她往前冲,对自己也是一种保护。

想到这些,徐浥尘也就释然了。

……

进到宪兵大队大楼,平川次郎带着徐浥尘和青木玲子二人上了二楼。

二楼正对楼梯口的房间,便是江城宪兵队的会议室。

平川次郎领着二人进到会议室,说道:

“青木督察、徐副官,你们先在这稍等片刻,中川少佐很快就到。

我还有事,就不陪二位了。”

说着,平川次郎向二人敬礼后,便离开了会议室。

青木玲子挪开办公桌旁的一把椅子,坐了下去,说道:

“徐副官,你这是怎么跟中川队长碰的时间。

咱们都到了,中川队长却有了事。也不知道,咱们要在这等多久。”

“平川副官不是说了嘛。中川队长正在审犯人,也不能审一半就不审了。

青木督察你要是着急,有别的安排,你就不要在这等了。

反正你也是来协助我工作的,我自己跟平川队长谈就好。”

徐浥尘觉得再不刺激青木玲子几句,她就真不把自己当回事了,于是说道。

青木玲子听了徐浥尘的话,心中顿时怒气上涌,正要发作,未等她开口,徐浥尘便接着说道:

“虽然青木中佐让你来协助我完成斩草行动,不过我觉得这次斩草行动,你可以发挥出更大的作用。

我倒是觉得,就算有别的事,青木督察你不要走了。

既然平川副官说了,中川少佐很快就回,那咱们也就别着急了。”

打了个巴掌,又给了个甜枣,青木玲子涌上来的怒气也只能咽了下去,只好说道:“我也没有什么太要紧的事,等等无妨。”

徐浥尘见状,便不再理睬青木玲子,在办公室踱起步来。

这时,墙上挂着的一张图引起了徐浥尘的注意。

这是一张江城宪兵队大楼区域分布图,画的虽然简单,却一目了然。

江城宪兵队大楼一共四层。

一楼和二楼为办公区;三楼四楼为刑讯室、审问室和医务室。

除此之外,在宪兵大楼左右两侧各有一栋耳楼。

左面一栋图上标注着宪兵宿舍,

右面一栋图上写着是军械库。

整栋宪兵队大楼是个地下室,图上写着江城宪兵队监狱,不出意外的话,三叔就应该在这里关押。

地下室与三楼、四楼之间,位于楼梯口处,有一部电梯升降,用来提升犯人使用。

徐浥尘又仔细看了一遍分布图的每一个细节,牢牢记到了脑子里。

青木玲子见状,问道:“徐副官,墙上那张图有什么好看的?”

“哦,是这样。”

徐浥尘收起眼神,望向青木玲子说道:“我看这张图标注清晰,图样整洁,想模仿一下,在城防司令部也做一张类似的图,挂在城防司令部正厅。”

“这倒是个好主意,到时候我帮你参谋一下,也作为我这个督察官履职的一项。”青木玲子点头道。

“好啊,这项工作也很繁杂,要是有青木督察帮忙,可就容易多了。”

徐浥尘嘴上是这么说,心里却在想:“这个岛国小娘们虽然有些狂傲,不过倒是挺好忽悠的,看来以后要多加利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