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干嘛?”

苏允儿只穿着一件吊带睡衣,浑圆的双肩透着淡淡的粉色,眼中还有一抹晕不开的水波。

秦言轻咳一声:“蛋饼做多了,要不要吃点?”

苏允儿的脸色比昨晚要好的多,不再苍白,听到秦言的邀请,先是一愣,接着嘴角微勾:“好啊。”

“等下,我换件衣服。”

话音刚落,隔壁卧室传来响动,一身背带裤,正在挠头的王贤大大咧咧的走了出来,细看还能看到眼角残余着因打哈欠留下的泪痕。

“欸,秦言?”

王贤拉长音,很意外的看着不远处的两人。

秦言很尴尬的站在原地,莫名产生一种偷吃(qing)的羞愧感。

砰!

苏允儿回拉门把手,无情的关上门,让秦言一个人留在走廊。

“你刚刚...”

“过来吃饭,不赶紧去,饭就凉了。”

王贤刚要说点什么,便被秦言出声打断。

撇撇嘴,王贤只好先跑到秦言的身边,跟他一同往餐厅走。

“你是不是在跟允儿姐说悄悄话?”

“没有,你想多了。”

“那你为什么站在允儿姐门前?”

“就蛋饼做多了,没人吃浪费,顺便路过,问她要不要吃。”

“欸...只是这样吗?”

“好了,从现在开始,禁止谈论这个话题。”

王贤小嘴吧啦吧啦的说个没完,秦言干脆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呜呜...

王贤被秦言拖到了餐桌上,像是上刑场一样,秦言一手捂着王贤的嘴巴,另一只手用筷子夹起蛋饼,卷起来。

“张嘴。”

秦言把蛋饼直接塞到了她的嘴巴里。

有东西吃,王贤总算是安静了下来,秦言松了口气,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一阵轻盈的脚步声传来,换上白衬衣、西装裤的苏允儿出现在餐厅,她拉开秦言对面的椅子,优雅坐下。

王贤和秦言的动作微微一滞,纷纷把目光投向苏允儿。

瞥了一眼摆在中间餐盘上的蛋饼,苏允儿拿起筷子,夹了一个,小口品尝。

“好咸。”

苏允儿略显嫌弃的说。

“不想吃就别吃。”

秦言知道自己做的一般,但被苏允儿这么diss,心里难免有点气,有种好心被当驴肝肺的感觉。

把碗里的米粥一饮而尽,收拾了一下碗筷和桌上的相机,秦言转身出了餐厅。

秦言走后,苏允儿并没有放下筷子,反而是大口的吃了起来,不光是自己的那份,剩下的蛋饼全被她包圆了。

就连碗里的米粥都一滴没剩。

王贤看的目瞪口呆,暗自咽了口唾沫,小声道:“允儿姐,你不是说咸吗?”

“我就喜欢吃咸的,不行吗。”

苏允儿回答的很平静,擦擦嘴,挎上香奈儿的包包,出了餐厅。

......

......

车库,秦言下了楼梯,顺着便道往停车处走。

行进过程中不断张望,没能看到阿兰那辆黑色轿车。

昨晚没进来躲风吗?

秦言摇摇头,径直来到兰博基尼驾驶位一侧,拉车门时,他注意到车顶好像有什么东西,微微侧身,让身后的光线洒下来,秦言才看清车顶上的物件。

一个是他昨晚丢下的车库钥匙,还有一个圆滚滚的东西压在车钥匙下。

拿起来一看,是枚硬币。

大小跟一元硬币差不多。

看上边的图案,似乎是某种纪念币。

“是真金的...”秦言翻动了两下,不由的咂舌,“如果是谢礼的话,也太大方了。”

想了想,秦言决定暂时收下,将硬币放在车子的收纳箱里。

半个多小时后,秦言步入优公助理办公室。

稍作休息,他把刘轩喊了进来。

自从那次出差拉王大志入伙,秦言已经很久没跟刘轩交谈过了,经过这段时间的工作、锻炼,刘轩看起来成熟了不少。

少了一份学生的拘谨,多了一些职场人的稳重。

“秦助理,找我有什么事?”

刘轩轻抬眼镜,看向秦言的目光有些复杂,既有尊敬又有期望。

秦言当上助理后,刘轩无时无刻不在充实自己,希望有朝一日能像秦言一样,得到上司的赏识,坐上管理位。

很可惜的是,公司这边一直没能给他一个展现才华的舞台。

上周的试听课推广活动,由于他没在秦言安排的四个组内,也没能参与进去。

“我看过你的资料,你学的是工商管理,对吧?”

秦言帮刘轩倒了杯水,亲自端到了他面前。

刘轩有点受宠若惊,连忙道谢,随后回答道:“是的,我的专业是工商管理。”

“会做报表吧?”

秦言回到座位,笑眯眯的看着刘轩。

刘轩很肯定的点点头:“会,我在大学里专门学习过。”

“ppt做的怎么样?”秦言继续问。

仿佛是戳中了刘轩的g点,他开始滔滔不绝的说起自己大学里的辉煌经历,大一他就加入了某个学校内的省级项目团队,主管的就是ppt制作。

从那个项目组出来,他还负责过各类演讲以及学生会议的ppt制作,在ppt这方面,他有着绝对的自信。

“既然ppt做的这么好,为什么要来做销售?”

秦言有点纳闷。

刘轩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本来我是打算面试职业培训讲师的岗位,面试没过,就打算先做销售锻炼一下。

反正是实习。积累经验才是最重要的。”

秦言点点头,故作严肃的说道:“我这边有份工作想交给你做,不知道你有没有意向?”

“什么工作?”刘轩好奇的看着秦言。

“助理预备。”秦言一脸正经的说:“简单点,就是帮我做一些杂活。”

“平常没事的时候,你还是销售,有事了,你就帮我处理一下,例如做报表,做会议ppt之类的。

我一直认为你做销售是屈才了,管理岗应该更适合你一些,跟着我你能学习到更多管理方面的知识和经验。

跟着我可能会比较辛苦,薪资暂时不会有提升,你自行决定。”

刘轩琢磨了一下秦言的话,有些激动:“您的意思是,要培养我?”

“嗯。”

秦言点点头,给了他一个孺子可教的眼神。

“愿意,当然愿意。”刘轩回答的很快,几乎没有犹豫。

“你去通知一下后勤,让他们把你的工位搬到我门口那一排。”

刘轩走的时候很开心,秦言也很开心。

把刘轩忽悠出去,秦言拨通了徐冰冰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