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身手!”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抚掌而笑。

“老爷!”护院感觉好丢人,自己只是一招就败了了。

“老爷……”

“老爷……”

四周家丁都向来人一礼,来人身份已经很明显了。

“甄尧?”

“恕在下眼拙……”甄尧看着张任,自己一直自负自己认人的能力,这方面可谓过目不忘,但是眼前之人没有见过,于是顿了顿说道:“我们应该没见过……”

“三哥,小妹在此给你请安!”

“你是……”甄尧听到一个俏丽的声音,明显是女声。

“小妹离家已经十五载,与母亲最后一次见面也已经有十三载之久……”

“你是……你是……”甄尧突然想起来这个妹妹了,声音带着激动。

“甄老爷、甄小姐,我们还是找个合适的地方好好说话!”张任一边说一边阻止了甄宓将自己脸庞擦干净的动作。

“好好好……”甄尧是知道这个妹妹的,最后进入了皇宫,只有自己和母亲知道,其他人都不知道去向,心里一阵激动。

“甄老爷,让人将门外的马车赶进来!”

甄尧很是奇怪,几匹马,不就是百两银子的事情么?

“三哥……”

“好!来人,开门!”

甄府这时候趁四周没人,赶紧将马车赶进来,张任拿起自己的包袱,然后将绳索砍断,牵着两匹马进来。

“甄老爷,刚才这几个你先将他们关起来再说!”

“你……”护院以为张任趁机报复。

“甄老爷,曹丕少将军让我带个话……”

甄尧听出话中有话。

“待会曹司空和少将军很快登门拜访!”

甄尧怀疑的看了一眼张任,离开吩咐左右:“带他们进入柴房休息!”

“是!”

“煜伯,你带他们去我的书房,让人四处看好,别让人靠近,我去找母亲!”

“是!”

“这两匹马,我就送给甄老爷了!”张任将缰绳交给旁边一个侍卫。

甄尧也被这小子搞晕了,两匹驽马而已,但人家一番好意,又不好意思拒绝,于是点头示意。

张任跟在甄宓身后,跟着煜伯沿着长廊走去。

进入书房后,甄宓用毛巾擦拭脸部,露出那天姿国色的脸庞。

一会儿后,甄老夫人随着甄尧进入书房。

“母亲大人,宓儿向你请安!”甄宓跪下一拜,对于母亲自己记得还是很清楚的。

“宓儿……”甄老夫人最后一次看到甄宓,那是甄宓六岁的时候,现在看到,依稀有了当年的记忆,那张幼稚的脸庞跟现在这张脸庞如此相像,有七分自己少女时期的样子,只是更漂亮,更妩媚了,不是自己的闺女是谁?顿时抱头大哭。

甄尧心中大定,自己母亲确认了,当然就是了自己的亲妹妹了。

“宓儿起来!”

“叔皓!或许待会曹操随后即至,你最好到外面找两具尸体,装作我们两的样子,说是根本不是甄府的人,翻墙进来后,被杀了!”

“你……”

“三哥,他是益州别架张公义!”

“张公义?”甄尧看向张任,这张脸不像。

张任没来得及阻止甄宓的话语,只好揭开自己的面具。

“你好大胆,出了益州,不知道多少人要你的性命!”甄尧思虑片刻,吩咐人去找尸体。

吩咐完之后,回到书房,朝张任问道:“曹司空来此何事?”

张任看了一眼甄宓:“一则,甄家大商,对于曹军有利,二则,如果甄姑娘在府上,以她的姿色……”

张任闭上了嘴巴。

甄尧突然有了新的主意,眼神闪烁着。

“来得好快!”张任突然站了起来,这时候就算甄家找到合适的尸体也送不进来了,自己这学长反应真是太快了。

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

“我出去看看!”甄尧朝两人一拱手。

“我换一身衣服!”张任对甄老夫人和甄宓说道。

甄宓拉着甄老夫人离开书房,张任快速的将衣服换好。

半个时辰前,曹军中军大帐……

曹操在沙盘前看着这四周地形,曹丕走进来:“父亲……”

“子恒,看你兴致冲冲的样子,必有所收获!”

“禀告父亲,刚才甄家公子病重,想回邺城,我令文烈送其入邺城!父亲可以跟甄家商讨一下了!”

“哦?”曹操点了点头:“子恒有心了!”曹操对于利用世家还是商贾,曹操更偏向商贾,商贾没有几十年上百年积累成不了世家,现在看起来很有钱,底蕴还是很薄的,但是更值得一用。

突然曹操睁大眼睛:“不对,甄家公子?多少岁数?”

“大约二、三十岁……”

“不对,甄尧两个兄长早逝,没有留下后人,甄尧自己才刚刚三十岁,孩子最多十岁,怎么会有二十岁左右的公子呢?你跟为父好好说说这几个人。”

曹丕详细的说了一遍。

“嗯……”曹操也没发现什么,但这岁数不对:“什么武器?”

“一把刀,很奇怪的是马是大花马!”

“大花马!”曹操觉得很熟悉,想到一件事,突然眼睛一睁:“叫上雨孝、典韦、许褚等将,随我进城一趟!”

“父亲?”

“你也去!”

“是!”

曹操迅速带着越兮、典韦等人朝邺城之内而去。

甄府门外,曹操大手一挥,于禁领着曹军将甄府团团围住,然后让人前去敲门。

不一会儿,甄尧出大门朝曹操一礼:“曹司空!”

曹操下马,对着甄尧一礼:“甄家大老爷,好年轻!哈哈哈!”

“司空大人,今日来府上……”

“听说,今日甄府来了两个贵客?”

“禀司空大人……”

“曹司空!”一个道人从大门内走出来:“贫道稽首了。”

曹操看向这个道人,感觉眼神很熟悉。

张任突然向前走两步,拉起曹操的手:“司空大人,来里面叙叙旧!”

一道意识袭向张任,张任头都没有回,这道意识攻击明显是步圣级别,张任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的意识,但对于自己有用么?

身后典韦和许褚纷纷拿出自己的兵器,越兮将两人拦下。

“他才二流境巅峰而已!”

“不,我的意识,他都不用回头就化解了!”

“你是何人?”曹操想挣脱,所有力气如石沉大海。

“司空大人,真是健忘啊!当年的愿望已经得逞了吧!”张任眯着轻声对曹操笑道:“陈仓城西邹氏!”

“你吓死我了,至于这样么?”曹操瞬间明白了此人是谁,心里倒是高兴了一番,那个邹氏的确被自己搞到自己曹府之中了,完成了夙愿。

“你希望别人都知道么?”张任也无语,毕竟自己现在落魄,曹操如果不是一方首领,自己也不用担心。

曹操转身对着越兮、典韦等人笑道:“我进去,你们在这等一会,没事的!”

甄尧也傻眼了,本来打算告诉曹操的,再将自己妹妹嫁给曹操或者他的子嗣,明眼人很清楚了,曹司空迟早占据七州之地,天下莫敌,让妹妹还嫁给刘姓皇室,那是傻,没想到张任直接出来了,而且两人好像交往莫逆的感觉。

张任拉着曹操直接进入甄府大堂,甄尧进入之后,让人上茶,甄尧自己都不敢坐到主位之上,曹操也没坐到主位之上,而是右手第一的位置上,张任揭开面具,坐在左手第一的位置上,与曹操面对面坐着,甄尧就坐在右边末位。

“公义,你来此至于这么麻烦么?跟我说一声,怎么会不放你进来呢?”

“学长,没办法啊,你是看不出来,越兮他们肯定看出来,我只是二流境巅峰而已了!”

曹操瞬间想明白了,这小子是担心自己对他不利,不过,的确是的,好像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了。

“怎么回事?”曹操没想明白,怎么会落差这么大,按道理这张公义至少步圣修为了,跌落两个大境界,匪夷所思。

“我都到准圣修为了,现在被封住了,除非强行突破,会伤及身体,不然现在就是二流境巅峰,慢慢恢复!”张任打算编一个故事,毕竟身在险境。

“你怎么这么快,就修炼到准圣级别了!”其他人不知道也罢了,曹操怎么会不知道,准圣何其少,当年除了四大圣级,天下准圣也就一两人而已,心里大骇。

“我想问一下,孟德兄如何看出来的?”

“叔皓只有两个兄长,兄长没有留下后人,叔皓今年才三十岁,怎么会有二十岁的公子呢?”

张任很是无奈,扮成姑娘怕被盯上,扮成公子,甄府居然没有合适的人与此对应,这是张任始料不及的事情。

“还有,你那两匹马,别人不知道,我还能不知道?那是大宛马!”

“大宛马?”甄尧一怔。

“叔皓,你用水冲洗就可以了!”张任朝甄尧说道。

甄尧此时那还不知道那两匹大花马的珍贵?自己府里千里马也有几匹,但是到达汗血宝马这个级别的还是没有的。

“这是公义常用手法,掩人耳目,扮猪吃老虎!”曹操太了解自己这位学弟了。

张任苦笑了一下:“算了,不谈这事了,老虎大哥,打算放掉小弟么?”

“我不也是你手头的人质么?”曹操白了白眼,也是苦笑,谁知道他出手这么快,越兮都没有反应过来。

甄尧看了看两人,都看不懂了,两人看起来是同门,看起来应该以前也是好兄弟,怎么会这么紧张呢?

“我能说两句吗?”

曹操和张任才想起现在在甄家,人家甄家家族甄尧还在旁边,虽然不知道甄尧想说什么,但两人都点了点头。

“二位乃是同门好友,公义兄乃益州别架,司空大人是朝廷三公,不出意外,很快是七州之主,只要公义兄归顺司空大人,我想司空大人不会吝啬一个益州牧的位置吧?”

曹操点头一边笑道:“叔皓说的有理啊!”实际上曹操当然知道张任根本不可能答应,他是益州别架么?他可是真正的四州之主,而自己实际上现在只是三州之主而已,就算袁家地盘都吞下,也只有六州而已。

“呵呵!”张任笑了两下,没有再理甄尧,只是看向曹操。

“公义,你早已准圣,迟早要恢复准圣境界,未来圣级可期,何苦在乎尘世间的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