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入维京当霸主 > 第78节、历史的迷雾

营地中该地区的骑士被杀,意味着没有人在指挥士兵们,但是此地的骚动,已经引起了其他营区的注意。

在黑暗中,其他营地的骑士立即率领骑兵,朝着这个方向而来。

“撤退。”乌尔夫眯起眼睛,看了一下远处的火把,立即向自己的同伴们大声喊道。

这一次的夜袭,不过是乌尔夫为了给阿尔弗雷德的骑兵们一个教训,让他们保持对维京人的恐惧。

“撤退,撤退。”

安格等人在黑暗中,向手下的诺斯战士们大声呼喊着。

他们带着自己的武器,就像是突然来临的时候一样,渐渐的隐在了黑暗之中。

“黑炭,回来。”

乌尔夫步入草丛之中,他回头看了一眼四周,发现黑炭并没有跟上来。

于是,将右手两根手指放在了口中,用力一吹。

尖啸的口哨声响起

“哦呜。”

一声狼嚎,黑炭跳入在草丛之中,摇了摇自己的大尾巴,缓缓走到了乌尔夫的身旁。

乌尔夫伸手摸了摸它毛茸茸的脑袋,回头看了一眼,燃烧着的威塞克斯骑兵营地,这才朝着城堡方向而去。

此时,古茨伦站在城堡的城墙上,目睹了眼前的一切。

当威塞克斯骑兵营地中升起了火焰的时候,古茨伦咧开嘴,拍着冰凉的石头城墙,大声的狂笑起来。

“打开城门。”

当乌尔夫等人疲惫的步行来到了城门前的时候,门楼上的诺斯战士立即将城门升起,让这群英勇大胆的战士们进入。

“乌尔夫,干的漂亮。”

古茨伦站在城门口处,他看见走进来的乌尔夫,上前一把熊抱住了他。

“恩。”乌尔夫点了点头,他感到喉咙像是被火撩了一般的难受。

古茨伦朝着旁边招了招手,一名皇家亲卫战士拿来了一个酒壶和两个银杯子。

古茨伦给自己倒了一杯,又给乌尔夫倒了一杯。

“感谢诸神,让我们拥有了一位如此杰出的勇士。”古茨伦举起杯子,大声的赞美阿萨诸神,接着一口喝干杯中的酒。

乌尔夫见状也将杯子里面的酒喝干,甘醇的葡萄酒顺着喉管向下流淌,瞬间干涸的喉咙被滋润,微酸的葡萄酒解除了身体的疲倦。

“古茨伦大人,我建议给突袭的战士们都提供同样的酒水,以缓解他们战斗的疲劳。”乌尔夫握着这空酒杯,对古茨伦说道。

“当然,我准备好了宴会,招待这些勇敢的战士们。”古茨伦微微点头,他用宽厚的手掌拍了拍乌尔夫的肩膀,带着他们一起朝着要塞大厅方向走去。

古茨伦此时的心境发生了改变,在征战多年中,他见识过许多自命不凡的勇士。

但是他们要么自持武力,莽撞行事,要么阴险狡诈。

而乌尔夫这样有勇有谋的诺斯战士,却极为的少见。

要塞大厅中,丰盛的食物和酒水摆放在了众人的面前,任凭瓦格斯等人大快朵颐。而他们敢于夜袭突破威塞克斯骑兵营地的功绩,被其他人津津乐道。

看着眼前的一幕,乌尔夫感慨于维京人的淳朴,他们并不会嫉妒别人的功绩,相反会衷心的为其他人取得的功勋卓著而由衷高兴,这可能也是维京人能够打败自命文明,但是勾心斗角的盎撒人的原因。

只是乌尔夫不知道,这种淳朴到底还能够保持多久。

“乌尔夫,过来。”忽然,坐在主人位置上的古茨伦,冲着身旁的乌尔夫示意了一下。

乌尔夫心中纳闷,但还是侧耳倾听。

“本来这件事不应该告诉你的,但是我认为你有资格知道。”古茨伦侧过身,他压低声音的对乌尔夫说道,如果不是乌尔夫听力超群,恐怕也听不清楚。

乌尔夫神色并没有任何的变化,但是他的大脑却在飞速的转动着。

古茨伦说的事情,很有可能是撤军,毕竟一直带着大军僵持在这里是不可能的,首先在敌人境内取得粮草就是很困难的事情。

但是这件事是每一个人都可能预料到,所以不算什么新鲜事情。可是看着古茨伦的摸样,除了撤军外,难道是有援军?

就在乌尔夫想到这里的时候,他却又否定了,因为经过大风暴后,海面上的援军和补给航线没有那么快恢复。

“乌比要来了。”古茨伦此时喝的已经微醺,他的眼神变得迷离起来,但是却坚定的吐出了一人的名字。

“乌比?”乌尔夫的眉头轻佻了一下,诺斯人中有很多叫做乌比的,但是配让古茨伦叫出来这个名字的人,只能是一个。

那就是伟大的纳格拉的儿子,无骨者伊瓦尔和哈夫丹的兄弟乌比。

“在出发之前,我就已经与他通信,请求他从威塞克斯的南面登陆,同我们汇合在一起。但是一场风暴将他们吹离了航线,就在最近一名乌比的使者找到了我们,乌比将会在德文郡登陆。”古茨伦对乌尔夫说道。

德文郡与康沃尔不远,如果乌比从那里登陆,很快就能与古茨伦汇合,两支维京大军会形成不可阻挡的威势,从南面席卷向威塞克斯。

“该死的阿尔弗雷德给我的耻辱,我一定会报的。”古茨伦对乌尔夫说完后,一下靠在了椅背上,这件事除了几个心腹外,他没有告诉任何人。

因为古茨伦知道自己的威望远远比不上乌比,如果太早宣布这件事,恐怕会使得自己军队中的一些人,产生了别样的想法。

听了古茨伦的话之后,后半夜的宴会,乌尔夫都在默默的喝着酒。

他的心思转动着,乌比的大军登陆德文郡,再与他们汇合之后,很有可能会击败阿尔弗雷德。但是阿尔弗雷德战败,不就意味着威塞克斯王国覆灭,盎撒人将彻底退出历史舞台。

可是,按照历史的进程并不是这样,事实上是维京人最终被赶出了不列颠。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乌尔夫轻轻的摇了摇头,虽然知道历史的大体走向,但是身处于历史洪流中的时候,却像是雾里看花,当具体到事情的时候,反而会糊涂起来。

因此乌尔夫只能耐心的等待,希望能够尽快的得到乌比等人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