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只要你们老实的跟着朕,帮寡人治理好这个天下,朕虽不能让你们长生不死,但生享荣华富贵,死亦可享民生祭祀也还是可以做到的,你们明白?”兰斯把玩着手里已经恢复到正常状态的玉玺,朝殿中的房玄龄、杜如晦和长孙无忌三人慢声说道。

“是,臣等明白。”房玄龄三人齐齐起身应喝道。

“那就继续办公吧。”

“是。”

兰斯在殿里做了一会,感觉略显无趣的他就起了身,离开书房,去了董淑妮和荣娇娇二人共用的宫殿当中。

“陛下到!”内侍高喊道。

“臣妾拜见陛下。”董淑妮走出来迎接道。

“怎么只有你,荣娇娇呢?”兰斯上前将董淑妮扶起,询问道。

“回陛下,荣娇娇去充华嫔妃那边去了。”董淑妮回答道。

“去无垢那里?”兰斯诧异道。

“陛下忘了,荣娇娇当初所选乃是户部的生计学科,正好与充华嫔妃等人选的一样,所以娇娇每日都会抽出时间前往充华嫔妃那边,和充华嫔妃等人一起研***传授下来的书籍。”董淑妮解释道。

“原来如此,到是勤奋。”兰斯笑道。

“那你呢,有没有好好学习?”

“当然,陛下传下来的东西,臣妾又岂敢怠慢。”董淑妮笑着回应道。

“那,朕来检查一下你的学习成绩。”

“啊?”

“怎么?”

“陛下不是说过一月一查吗?突然抽查,臣妾恐怕无法让陛下您满意啊。”

不过几天的时间,又不是过目不忘,更何况,学的东西还都是后世的文字内容,就算后世的用语都是白话文,不用像文言文那样的咬文嚼字,但一些专业术语上要是没有人解释,一般人读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领会的。

指望这种情况下展现出优异的成绩,博得兰斯的宠信,那还不如直接献身来得简单。

“你简单说说,朕简单听听,看看你的学习成果如何。”兰斯笑着拍了拍董淑妮的后背,淡声说道。

“那好吧。”

随后两人在殿中坐好,董淑妮便用自己的话语将自己理解的人事管理学的部分内容给述说了出来……

……

“不错,看来你确实是用心学了。”听完董淑妮的报告之后,兰斯满意的点头说道。

“不过你有几个地方理解的不对,去把书拿来,朕亲自教你。”

“好。”董淑妮惊喜道,然后连忙跑开,找出自己带回来的人事管理学的书籍,跑到兰斯的身边坐了下来:“陛下你可以讲了。”

“先说说,你有哪里不明白。”兰斯瞬时搂住董淑妮的腰问道。

“这里,这里,还有这里……”董淑妮也没多想,指着几个自己理解不太透彻的词汇道。

“这些词的意思是……”兰斯解答。

只是一开始的时候还好,可是慢慢的,兰斯的手就不老实了,上下摸索,弄得董淑妮气喘吁吁,再没办法好好学习了。

“陛下,您再教臣妾学习呢。”董淑妮幽怨道。

“这也是学习。”兰斯坏笑道。

“既然不能专心,那就先可这边吧。”

说完,兰斯就把董淑妮的书从手中抽了出来,转手丢到一边,将董淑妮给按倒在了床上。

跟着,征战声响起,厮杀惨烈,就连‘营帐’也在余波中变得风雨飘摇了起来。

直到好久过后……

“美人,朕听说,你和朕的那个侄子,杨虚彦关系不错,是这样吗?”兰斯一手抚摸着董淑妮白皙的如同白人般的后背,一边望着床榻上方的雕刻,慢声说道。

随之,董淑妮伏在兰斯胸口上的身躯一僵,连呼吸都跟着停顿了下来,直过数秒之后才重新恢复过来。

“杨虚彦是陛下的侄子?”董淑妮惊讶道。

关于这点,她还真就不清楚。

“不错,他原本乃是朕之大哥杨勇之大儿子杨俨,因其父事败而失踪,后成魔门补天道传人,改名杨虚彦,朕一直在找寻他的下落,既然美人你和他的关系不错,不如帮朕把朕的这个侄儿请过来如何?”兰斯笑眯眯的说着让董淑妮越发感觉心惊肉跳的话语。

她又不是真白痴,真就一点心思都没有的天真白莲花,自然明白,作为先太子杨勇的儿子杨虚彦要是被请过来之后下场会是如何了……

就更不要说,她本身对杨虚彦还有那么一点真情真爱存在,自是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让杨虚彦险入险境。

可拒绝杨广?

董淑妮也没那个胆量去试探杨广的宽容程度,和对自己的宠爱程度。

所以只能忍着心痛的低声回应道:“陛下想让淑妮如何去做?”

“你只需要亲笔写一封信件,邀他来江都附近某处秘密相见,然后再把信件送出去就可以了。至于剩下的事情,自然由朕来处理。”兰斯另一只手抓着董淑妮的良心道。

“自然,朕也不会忘记你的功勋,说吧,美人想要什么?只要是朕有的,朕都可以给你找来。”

“臣妾听闻陛下的手中有返老还童丹,不知可否赏赐一颗给臣妾的舅舅,以报他对臣妾的养育之恩?”董淑妮到也没有迟疑,立刻抬起头看向近在咫尺的兰斯询问道。

“可以。”兰斯毫不犹豫的点头同意道。

“谢谢陛下。”董淑妮开心的一窜身体,在兰斯的脸上亲了一口。

“相比起这个,我更美人你为吹上一曲。”兰斯嘿嘿坏笑道。

“吹上一曲?”董淑妮疑惑道。

笛子她到是会,可说到吹上一曲,她却是不太明白兰斯的意思。

兰斯也没多说,只是按住董淑妮的脑袋,将她给按到了自己的腰间——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美人,玉箫当前,怎么还不上手吹奏之?”兰斯看着满脸错愕的董淑妮调笑道。

“陛下就知道欺负人。”董淑妮嘟着嘴表示了一下不满,但最后还是拿起玉箫,放在嘴中吹了起来……

如此许久之后,就在董淑妮累的手酸,嘴酸的时候,宫殿的另一个主人荣娇娇却是脚步轻快而急切的从外边闯了进来——

“陛下!”荣娇娇惊喜道。

“娇娇快来,快来替我给陛下吹箫。”如同见到救星一样的董淑妮立刻朝下面的荣娇娇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