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穿越现代有娇妻 > 第198章全是胡扯

晚饭之后,郎逸坤收拾好碗筷,坐在客厅沙发上。

郎逸坤优哉游哉抽着烟,将一杯龙井热茶,轻轻放在茶几上,欣赏着电视新闻。

此时此刻,正值欧洲足球联赛,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

喜欢足球的郎逸坤,随着球队的进攻节奏,兴奋地为心仪的球队加油。

李晓燕坐在一旁,看了看郎逸坤,脸上露出鄙视的微笑,仿佛丈夫郎逸坤,是不共戴天之敌似的。

郎逸坤一直注视着球队,没有发现娇妻李晓燕,脸部情绪的微妙变化,以为李晓燕在玩手机呢!

李晓燕见丈夫郎逸坤,一门心思关心足球,连忙起身向卧室走去,碰的一声关上房门,急急地倒在卧室床上。

郎逸坤被房门声音所惊扰,转头看了看李晓燕的背影,苦涩地轻轻摇了摇头,继续享受眼花缭乱的球技。

“我看你,已经成了足球迷,眼里哪还有我这个老婆啊?如果你愿意,你就跟你那些个足球,去过日子吧!从今以后,就不再找我啦!”

正当郎逸坤,正为进球呼喊时,却突然听见李晓燕,拉开房门一声怒吼,仿佛要将屋顶掀翻似的。

李晓燕下午方才得知,李媛媛上午见过郎逸坤,知道郎逸坤向李媛媛,谈起昨晚自己接电话的情形。

根据李媛媛的陈述,仿佛丈夫郎逸坤,对李晓燕在书房,接涂磊电话的情形,已经怀疑李晓燕有隐情。

李媛媛上午离开办公室后,感觉郎逸坤那话蹊跷,连忙赶到李晓燕办公室,将郎逸坤的原话,原原本本告诉了李晓燕。

李晓燕本就对接电话讳莫如深,却被郎逸坤告知于李媛媛,心里的无名之火霍地窜了起来,哪有不问郎逸坤着落的道理?

“你今晚吃了火药了吗?怎么心里不痛快,就肝经火旺的呢?有什么话,怎么不好好说啊?真是有些莫名其妙呢!”

李晓燕的一声怒吼,惊得郎逸坤不觉一愣,连忙转过头来看着李晓燕,不紧不慢怒忒李晓燕一句。

因已经适应眼前的状况,郎逸坤知道李晓燕得寸进尺,也就不再迁就娇妻李晓燕,采取以牙还牙的刚性态度。

郎逸坤从古代穿越而来,见过的世面比李晓燕多,原本采取息事宁人处事,却没有想到李晓燕甚是无理。

其实,郎逸坤在骨子里,也是刚正不阿的大男人,哪里容得下旁人横行,更不用说区区的李晓燕。

与往日软弱退让相比,此时怒气冲天的郎逸坤,说起话来已经不同往日,话里已经充满着浓浓的火药味。

这种不可侵犯的气势,印证了民间的那句俗语,如果兔子被逼急了,还是会咬人的。

不知道李晓燕,知不知道,还有这句俗语。

“你别那么虚张声势,我现在有话问你,你上午在你办公室,对李媛媛究竟说了什么,希望你老实告诉我吧!”

在转了一个弯,抹了一个角,发泄一番怒火之后,李晓燕突然言归正传,问起上午郎逸坤与李媛媛,说李晓燕半夜三更,在书房通电话的事。

李晓燕就是不明白,闺蜜李媛媛,怎么会去找郎逸坤,郎逸坤怎么会向李媛媛,谈起昨晚的那些事?

李媛媛这个死丫头,怎么有事没事,就窜去郎逸坤那儿,究竟在搞什么名堂,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吗?

尽管李媛媛是闺蜜,李晓燕也得防着一手,以免两人过从甚密,又闹出什么幺蛾子,到时麻烦就大了。

不过,如果说李媛媛,与郎逸坤,有什么勾当,李媛媛怎么会告诉自己,昨天上午与郎逸坤说的话呢?

想来想去,李晓燕决定,先问清楚情况再说,其他的事,过后再理抹,事情不就真相大白了吗?

“你这说话,怎么就像审问犯人似的?我与媛媛闲扯,不经意扯到你昨晚打电话。就这事,你就立起眉毛不认黄啊?”

郎逸坤被李晓燕怒吼,心里也是毛骨悚然的,连忙接过李晓燕的话题,轻飘飘承认与李媛媛,说过李晓燕接电话的事。

在朗逸坤看来,深更半夜接个电话,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一个电话,居然接了一个多小时,难道还不蹊跷吗?

正是由于这个电话,闹得郎逸坤不能入眠,清晨起床无精打采的,郎逸坤岂不怀疑李晓燕,似乎有某种事项瞒着自己?

郎逸坤也不是愚昧之人,就乘与李媛媛闲聊之机,故意说出那句话,意在让李媛媛,将话带给娇妻李晓燕。

“什么闲扯?什么不经意?我看你,就是故意与我过不去,在那个小丫头面前,数落我有事瞒着你。”

李晓燕不怕郎逸坤吼自己,依然理直气壮问郎逸坤,是不是为了什么事,有意与自己对着干,将家里的事,捅到外面去。

已经经历过一次婚姻,李晓燕知道婚姻破裂,对于一个家庭的恶劣后果,因而有些事,还是不愿让旁人知道。

原来在家里闹别扭,事后两人大都沉默不语,外人无从知晓,两人曾经也是争吵无数,以致闹得天翻地覆。

今次为了郎逸坤的一句话,李晓燕竟然不惜大动干戈,在于让丈夫郎逸坤知道,守住那张容易惹事的臭嘴。

在李晓燕看来,郎逸坤为电话的事,有意揪住不放,也许对自己苟且之事,已经有所察觉而投石问路。

有鉴于此事极其敏感,又关系到两人的婚姻,李晓燕想将此事捂着,以免郎逸坤看出端倪,不让此事不可收拾。

“我已经说过,这事纯属偶然,是不经意说的。我可没有在媛媛面前,故意为难你的意思。你就不要为这事,兴师动众,好不好啊?”

郎逸坤见李晓燕,那咄咄逼人的架势,心里顿时有些气急,又不厌其烦,再次强调那是偶然,斥责李晓燕小题大做。

让郎逸坤懊恼的事,与李媛媛说的话,李媛媛竟然原封不动,转述给了娇妻李晓燕,闹得郎逸坤里外不是人。

郎逸坤原本想,在李媛媛面前,诉一诉心里的苦,让沮丧的心情有所好转,没有想到李媛媛,竟然当起了传话筒。

李媛媛如此这番的传话,无疑将郎逸坤,架在火上灸烤一般,让郎逸坤既无所适从,又无可奈何。

尽管如此,郎逸坤仍然希望,娇妻李晓燕不必冲动,如果有什么话,还是好好说,不要将事情闹大。

“你这全是胡扯,我才不相信你的鬼话呢!你这人,历来就是这样,喜欢在背后议论别人,有话却不当面说,真是莫名其妙呢!”

李晓燕已经有些愤怒,翻身起床坐在床沿,将郎逸坤的薄被一把掀开,怒气冲冲看着丈夫郎逸坤。

从当年认识郎逸坤,到后来与郎逸坤,结为夫妻为止,李晓燕除了因它事,掌掴郎逸坤之外,李晓燕从未对郎逸坤,大呼小叫过一次。

今次李晓燕却一反常态,不顾郎逸坤的一番解释,依然揪住郎逸坤那话不放,说明李晓燕,已经对郎逸坤,没有了耐心。

大凡在夫妻生活中,一旦女人没有了耐心,就会不顾一切铤而走险,将事情闹得不可收拾,造成难以挽回的局面。

作为当事人的李晓燕,也不是不知道其中的道理,故意让丈夫郎逸坤下不来台,意在让郎逸坤知道,我李晓燕,不是好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