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穿越现代有娇妻 > 第174章小试心迹

从普陀山回到酒店,已经是夕阳西下的时刻。

在酒店餐厅就餐之后,涂磊携手李晓燕,慢悠悠回到客房。

窗外,晚霞已经散去。

一轮明月,正在冉冉升起。

点点繁星,挂在朦胧的夜空。

累了一天的李晓燕,坐在一张沙发上,看着涂磊光着上身,在客房里优哉游哉,若有所思地走来走去。

涂磊爱好健身运动,健硕的胸肌,像古希腊的勇士,彰显着力量的魅力,足见涂磊男性健康的身躯。

“你今晚,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一回来,就心事重重,光着膀子像幽灵似的,在我面前晃来晃去?”

李晓燕本来想与涂磊,坐在一起说说知心话,却见涂磊赤裸着上身,一边摇头晃脑,一边在客房踱步。

本就有情绪化性格的李晓燕,已经与涂磊生米煮成熟饭,决定义无反顾跟涂磊在一起,享受有着无穷魅力的婚外情。

李晓燕以为,具有浪漫情节的婚外情,若是对方没有付出真情,那么,这种看似浪漫的婚外情,就会成为昙花一现的幻影。

正是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出现,此时此刻的李晓燕,想借此机会,摸一摸涂磊的心迹,看看涂磊,是否真心爱自己,以免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若是涂磊只是一时性起,与自己只玩一夜情,自己也好及时抽身而去,乐得两人留得一段美好的回忆。

涂磊不知道李晓燕心里所想,若无其事在客房溜达,李晓燕一时心急火起,就不假思索呵斥涂磊一句。

“今晚小丫头又有什么安排,小的在此悉听丫头吩咐。还望丫头不必大动干火,有什么话,好好说便可。”

涂磊见李晓燕突然火冒三丈,顿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连忙嬉皮笑脸看向李晓燕,想听听李晓燕有何见教。

李晓燕虽然已经屈就成了情人,又知道李晓燕性格怪癖,涂磊只得耐着性子由着李晓燕,知道今晚李晓燕,可能有话要问。

涂磊一边说话,一边坐到李晓燕身旁,抬手抚了抚李晓燕的脸庞,意欲再探一下李晓燕的挺拔,却被李晓燕微笑着推开。

将手慢慢收回来之后的涂磊,随即悻悻然轻轻摇了摇头,倚在李晓燕的身旁微微一笑,旋即突然吻了吻李晓燕的脸颊。

“你这小子,这小嘴怎么这么甜啊?昨天晚上,不会在磨盘上睡觉吧?想听老娘说话,就得乖乖坐好,别东摸西摸的,好不好啊?”

李晓燕避开涂磊的嘴唇,拧着涂磊右边的耳朵,轻轻拍了拍涂磊的脸颊,莞尔一笑开涮涂磊一句。

涂磊毕竟是李晓燕的大学同学,多年不见之后又见了面,又转山转水成了情人,两人关系就更上了一层楼。

两人既然已经是情人关系,李晓燕就不再矜持,就与涂磊随意说话,以此彰显与涂磊更亲密的关系。

不过,这是李晓燕高兴时的情形。

如果李晓燕正在气头上,即便他人再是百般柔情,都会被李晓燕骂得狗血淋头。

“我昨天晚上,不是与你一道睡的吗?你今天,怎么就不记得了啊?你已经是我老婆,难道我就不能摸摸你吗?”

涂磊知道李晓燕在开玩笑,也就厚着脸皮与李晓燕调情,直接以老婆称呼李晓燕,表示与李晓燕已经亲密无间。

其实,这些都是涂磊的拿手好戏。

在以往那些香艳场合,涂磊想得到女孩子芳心,那可是无事不用其极,只要能得到女孩子的芳心即可。

有一次,涂磊追求一位女孩子,在被女孩子厉声拒绝之后,泪眼婆娑跪在地上呼天抢地,终于让女孩子回心转意。

李晓燕因是大学同学,又是曾经心仪的女人,涂磊借同学聚会之机,就将直视清高的李晓燕拿下。

“你怎么有些流氓成性啊?一个大男人,怎么就像一个老顽童,居然不顾颜面乱说话,小心老娘打你的小屁屁。”

李晓燕今晚特别高兴,第一次打趣涂磊流氓成性,称呼涂磊是淘气的小顽童,还吓唬涂磊谨防被打小屁股。

这些打情骂俏的熟悉话语,竟然从李晓燕口中鱼贯而出,可见李晓燕对涂磊,有着不同寻常的痴心挚爱。

李晓燕历来心地单纯,在情爱方面敢爱敢恨。

只要是自己喜欢的男人,就一定想方设法弄到手。

当年与黄渤涛离婚之后,李晓燕看上了有妇之夫郎逸坤,就借郎逸坤醉酒之机,不露声色设下桃色陷阱。

好在郎逸坤酒醉心明白,借故溜出李晓燕客房,闹得李晓燕扑了空,在心里责骂郎逸坤,是男人中的胆小鬼。

后来,郎逸坤娇妻李倩莲病逝,李晓燕见时机突然到来,就对郎逸坤倾诉衷肠,终于将白马王子郎逸坤,纳于李晓燕的石榴裙下。

“我流氓成性,难道你不喜欢吗?俗话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男人只要坏得可爱,女人还不乐翻了天啊?”

涂磊今晚因兴奋的缘故,竟然与李晓燕贫嘴,甘愿承认自己流氓成性,说些插荤打晕的话,勾起李晓燕,那欲据还休的性趣。

多年没有与李晓燕敞开心扉,涂磊不愿意放弃眼前的机会,就想与李晓燕多说两句,以满足心理盼望已久的快意。

如果再过两天,与李晓燕离别,心里即便有再多的话,都无法向李晓燕倾诉,涂磊理所当然知道这一点。

于是,涂磊冒着李晓燕翻脸的风险,倚在李晓燕身旁叽叽歪歪,为的是让李晓燕高兴罢了。

“你就别说那些无聊的话。我问你,我已经徐娘半老,你会爱我吗?我就是想要你说真话,别假惺惺的应付我。”

李晓燕待涂磊说完话,连忙将手臂搭在涂磊肩上,饶有兴趣地看了看涂磊,一边吻着涂磊,一边问涂磊。

即使多年没有谋面,李晓燕也知道涂磊,除了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爱情生活一直丰富多彩。

李晓燕知道,与涂磊保持情人关系,必须承担更多的风险。如果稍有不慎,就会出现意料之外的后果。

哪怕将来两人依然往来,但是心里的隔膜,就会越来越深而无法弥补,也许会出现人财两空的结局。

李晓燕也是聪明人,趁两人关系刚刚确立,就把丑话说到前头,让涂磊明白自己的责任,以及应该承担的义务。

“这话,还得从大学时说起。你还记得那年,我手捧玫瑰花追你吧?其实,从那时候起,我就爱着你。即使到此时此刻,我依然真心爱你啊!”

涂磊毕竟反应敏捷,听罢李晓燕所问的话,连忙不假思索信誓旦旦,将手放在李晓燕的胸前,表白对李晓燕的拳拳爱心。

知道一般女生,大都会问这个问题,涂磊也就不假思索信口粘来,敷衍心情迫切的李晓燕,将眼前的话题糊弄过去。

其实,涂磊心里也很清楚,李晓燕本就是要一个口头承诺,以平抑心里那份隐隐的不安,求得一点心理的平衡而已。

至于这次分别之后,一旦时间久远,李晓燕也就忘了自己,哪里还有爱不爱可言啊?只有痴人,才能相信爱不爱之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