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生虽修少许善果,更爱作恶吃肉放火。

今日恶霸脚下顿悟,方知师是师,徒是徒,糖是糖,我是我......

“呜呜别,别踹了。”荣陶陶抱着脑袋,被斯恶霸一脚踹进了雪堆里。

问:狗啃泥与桃啃雪有什么区别?。

答:雪贼软

恶霸大人那刚刚碾碎了霜美人头颅的皮靴,在荣陶陶的屁股上留下了一个血色的鞋印。

“华年!”陈红裳策马赶来,刚刚进入战场边缘,就看到常威在打...呃,斯华年在踹荣陶陶。

更让陈红裳错愕的是,荣陶陶被踹趴在地、前移数米、已然垒起了雪堆,而斯华年竟然没有收手的意思?

只见斯恶霸迈开长腿,大步流星,气冲冲的走了上去。

“华年?”陈红裳策马疾行,纵身一跃,迅速出现在斯华年的身侧,一把挽住了斯华年的胳膊,关切道,“怎么了?”

说话间,陈红裳也看到了毙命的霜美人,心里倒是安稳了不少,起码没有敌人了。

“没事,陈教。”斯华年扭头望来,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太长时间不见淘淘,忘了该怎么相处了。”

说着,斯华年看向了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荣陶陶,寒声道:“装死?”

看着斯华年停下来,高凌薇这才开口道:“斯教,他的那朵黑云会干扰到他的情绪,他不是故意逗你玩的。”

“嗯。”斯华年目光直视着碰瓷桃,在追捕霜美人的过程中,斯华年倒也发现了荣陶陶的异样。

如此解释,倒也过得去?

“哼。”斯华年一声冷哼,终于放过了装死桃,转身走向了霜美人的尸体。

“华年,雪巨匠魂珠。”董东冬站在不远处,随手将一枚魂珠抛了过来。

斯华年伸手接住,也第一时间想到了荣陶陶。

可惜了,时至今日,荣陶陶都没有开启胸膛魂槽。

而斯华年的胸膛魂槽本来就镶嵌着雪巨匠的魂珠,如此一来,这枚魂珠倒是没用了。

随即,斯华年看向了后方的萧自如、陈红裳、董东冬。

萧自如也没开胸膛魂槽,全身上下的唯一防御技,就是手肘处那精英级的铁雪小臂。

说真的,堂堂大魂校还用精英级魂技,的确是有点难受。

整个世界而言,魂武者大都是攻强守弱的,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董东冬倒是有胸膛魂槽,也可以镶嵌传说级魂珠,但人家自己用的是魂技·铁雪铠甲。

你让一个医务人员镶嵌巨匠之躯干什么?

让他在前面冲杀敌阵?

巨匠之躯与董东冬的身份定位明显不搭。

所以,也就只剩下一个陈红裳了。

斯华年将魂珠递给了陈红裳:“陈教?”

“谢谢华年,谢谢。”陈红裳连连道谢,却也连连拒绝,“我的丝雾迷裳很好,也能守着自如。

换成巨匠之躯的话,我和自如的配合方式就要发生改变了。”

“嗯。”斯华年点了点头,到了他们这个级别的魂武者,不是看到什么好就去吸收什么。

这群大腿级别的魂武教师们,一身的魂珠魂技已经定型了,是通过漫长的战斗磨合出来的魂技搭配。

稍有变动,便会对整体战斗风格产生巨大影响,得不偿失。

话说回来,人家陈红裳的丝雾迷裳也不比巨匠之躯差,只是功能性不同罢了。

“可惜了,我没有眼部魂槽。”斯华年随口说着,拿出了染血的霜美人魂珠。

史诗级·霜美人魂珠,需要的可是7星级雪境魂法!

在场的所有人,除了萧自如之外,就没有雪境魂法上7星的......

在这支大神团队中,众人的魂力等级普遍在集中在上魂校段位。

当然了,上魂校·初阶与上魂校·巅峰,也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物种”。

魂武一职,越往上修行,每个大段位中的小段位,也会让人们的魂力总量、身体素质、强度属性等等拉开巨大的差距。

对于世人而言,魂法等级是普遍是低于魂力等级的。

到了这种极高的段位,往往一名上魂校·高阶的选手,魂法等级才能堪堪达到6星,也才能适配、使用传说级·魂珠。

足以想象,想要魂法达到7星,使用史诗级·魂珠,那条件是有多么苛刻。

而萧自如这个7星魂法,还是这么多年来陪伴在拥有狱莲的霜美人身旁,与霜美人在旋涡中厮混的结果。

而且,萧自如只开了右眼魂槽,镶嵌的还是更加珍贵的魂技·霜夜之瞳,根本不可能替换。

“你留着吧。”斯华年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