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枪 > 第100章风风火火石臼寨三

当晚的接风宴上,丁尚明有意无意的对着冷口冷面不假辞色的大师兄聊起了火炮,几句话就让孙元化那张长白山似的老脸瞬间坍塌再也崩不住了。

孙元化跟着徐光启钻研学习西学,虽然涉猎颇广在许多方面都有建树,但平生最爱却是西洋火器,尤其对火炮痴迷,已经到了几近走火入魔的程度,这年头除了少数有从军经历的西洋传教士外,放眼整个大明,志同道合者寥寥,何曾有过像丁尚明这种后世解放军炮兵出身,又熟读几十上百部明朝架空穿越,没事就各种百度琢磨古代滑膛炮制造和战法的人呢?

别的不说,单单耍嘴皮子说火炮理论,恐怕已是妥妥的当世第二人(第一肯定是张太岳)。这下可搔到了孙元化的命门痒处,本来只想应酬下随便聊五块钱的,结果越聊越爽,聊到很晚都不让小师弟去睡觉,别走,咱们把酒言炮挑灯夜聊……等聊完几百块钱后,小师弟丁尚明已被孙元化引为平生头号知己,还勾肩搭背大着舌头道:

“小师弟咱可说死了,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呵,等吾过几个月再回趟松江府把恩师交代的天主堂几样事情办妥,就跟恩师请辞还回来汝这儿,专门帮你造那可以用马拉着跑的啥子那婆娘野战炮……”

又过了月余,赵士元带领一众涨了工钱的工匠们,夜以继日打造的首批改良型鲁密铳二十支正式交付,该火铳长六尺三寸,重九斤二两,装药四钱半,铅子三钱三,试枪当日,丁尚明亲自上阵手持乌黑发亮的新火铳在新建的靶场上好一通搂火,虽然这种笨重的火绳枪装药需要许多步骤极其繁琐,但感觉却是后世在部队里玩八一杠和九五式步枪所无法比拟的,非常爽!

经初步测试,该火铳威力完全达到了设计要求,最远射程一百五十余步,七十余步外一寸半厚木板做的靶子轻松打穿,最关键的是,所有火铳的打造都采用统一的标准工具和尺具按照丁尚明说得标准化程序来的,几乎和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别无二致,这也让定装弹药成为可能。

丁尚明当场表示非常满意,大摆酒宴招呼所有参与的工匠们并拿出大把银子赏赐下去,那些工匠们个个喜笑颜开自不必说,席间丁尚明正式将此枪命名为士桢枪,赵士元闻言借着酒劲跟孩子似的嚎啕大哭,扯开破锣嗓子在那喊——大兄啊你睁开眼睛好好瞧瞧吧!场面令人唏嘘。

孙元化也对此枪大加赞叹,还直接挑了一把说要带回去给恩师看看。不过他也很有眼光的指出了此枪的不足,直言太过笨重,以目前大明普遍一米六以下不到一百斤的成年男子身材,单兵打放这枪肯定会很吃力,何况还要身披甲胄携带其它兵器,这负重量……

大师兄你放心吧,未来小弟练的兵,火枪兵都是专门的,除了枪头上再装个刺刀就不会再带其它武器,而且除了火绳枪专用的大帽檐头盔外,身上最多只穿半身防箭矢的锁子甲,最最关键的,未来我招的兵首当其冲的一条,必须能拿得起放得出这枪,连九斤火铳都拿不动的人根本不会招进来。

剩余的十九把士桢神枪当场交给大壮,挑选可信任的心腹军户进行装备和训练,同时也给赵士元提出要求,继续照此标准全力以赴打造此枪,同时也要把弹药定装,还有该枪的规范化装填和射击规程这两项一起研究出来。

没过几日,石臼所新营地建设也跟着完成,本来丁尚明是想借着这两股东风,直接烧自己的三把火,在石臼寨推行新的屯田政策和招兵,并借此收回下面将官侵占的田地和军权,不过在和陆师爷深入交流之后,他才发现自己有点过于迷信后世读过的那些网络,太不拿明朝古人当回事儿了。

最开始把自己的屯田新政说给陆师爷听,丁尚明心里还有点洋洋自得,这可是他总结了好多部明末历史军事题材的大神级网络里,关于卫所屯田制度改革的种种方略精华,浓缩多人智慧的结晶归纳而成,没想到陆师爷听完,头一句话让他心凉半截。

“大人所说的新政,其实和本朝现行的卫所军屯制如出一辙并无区别啊,”陆师爷说着又把目前大明的卫所屯田制掰开揉碎跟丁尚明详细解释了一番。

丁尚明这才发现自己闹了个大乌龙,娘蛋的被几十位知名网络写手组团坑了,毛的屯田必杀技,原来无一例外都是抄袭太祖朱元璋的卫所军屯策,而眼下大明各地卫所之所以糜烂,并非制度之殇,恰恰是朝廷的不重视和一代又一代卫所将官们贪腐堕落导致的,纯粹的执行不力,或者说现如今再无认真执行过而已。

“那……陆师兄何以教我?”丁尚明连忙问道,

“大人可以继续这般施行,反正眼下石臼所绝大部分上好军田都在您名下,不过就不能说是军屯,而是大人您自己的农庄,想怎搞就怎搞,与石臼所和安东卫都没有关系,帮您屯田的军户就是您雇的庄户,况且大人若真想大规模屯田,就不能把眼光只放在卫所里,”

丁尚明这才想起来,所里好一些的军田多少年前就被王毅这样的将官用各种手段名目转移到个人手里,比如偷梁换柱用抛荒地或是很难耕种的盐碱地、山地、坡地置换上好军田,绝大多是现在都在自己手里。而且,除了这些,听说现在石臼寨周边几家大户的民田其实原来也是所里最好的军田,同样的办法,侵占的数量比起王毅家只多不少。

“师兄的意思是周围的民田?”

“那就看大人所图几何了,若只想解决所里这千多户军户的生计,那您自己的地加所里的军田就够了,若是大人另有所图,那就要从长计议了。”

“我……”丁尚明被陆昭南一句话就给问住了,自是不能像那些穿越前辈那样大言不惭,志在天下张口就来,斟酌片刻才道:

“我也不瞒陆师兄,眼下我大明看似如日中天,实则危机四伏,尤其是下面的百姓太苦了,近年来各地灾祸不断,已有乱世之兆,尚明虽一介武夫,却也有志报国,至于眼下,我只想练就一支真正的强军,并且让治下百姓安居乐业,而这两样都需要大量钱粮支持,所以我才想大规模屯田,所谓手里有兵有粮,心中不慌……”

陆昭南闻言立刻起身给丁尚明躬身施礼,道:“大人志存高远心系百姓社稷,在下佩服,难怪徐师对大人评价甚高,命我一意辅佐,”

“师兄太客气了,”丁尚明连忙起身还了一礼道,这陆师爷个头不高有点小胖,一张圆脸和和气气总挂着微笑倒像是个做生意的商贾,自打来后就一直恭谨客气把姿态放得甚低,并不因为丁尚明年纪小又是个不值钱的卫所小官,而流露出丝毫轻视或是文人的优越感来,让丁尚明感觉很舒服,但双方刚认识,还在磨合适应期,倒也谈不上多信任,

陆师爷又道:

“既然大人所图甚大,那属下建议卫所里的陈规陋习就尽量不要动,俗话讲,与其修修补补莫如另起炉灶,大人就在您那一万多亩地试行新屯田,庄户则优先在军户中选,反正您是千户老爷,选谁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他日一旦获得成功,再向周边发展,也别管是军田还是民田,石臼寨的还是日照县的或是莒州的,大人既然想一边屯田一边练就强军,那刀兵所指之处,就是大人屯田之所,”

“噗……”丁尚明本来正装模作样喝茶水呢,闻言却是直接呛了一口喷将出来,喷完忍不住与陆师爷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笑过后丁尚明心下更是对陆师爷印象大好,连巧取豪夺这么高科技含量的话都能直言不讳的说出来,这特娘地是个人才啊!

也没用过多考虑,丁尚明自是言听计从直接道:

“那屯田一事就按师兄所言便是,我这边对石臼所的军制改革和招收新军户也有些想法,还请师兄帮我参详一二,”

“愿闻其详,”

丁尚明又滔滔不绝的说起了这段时间思量许久的建军思路,期间陆昭南一言不发做倾听状,待他说完才轻叹了口气,道:

“恕属下直言,大人是想借石臼所这一千多兵额,自己花银子练就一支强军,还想把军籍和屯田一事勾连,以期麾下士卒有保家守土之责,却从根子上就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

啊!丁尚明当场傻眼,没想到自己精心准备以为周全的军改之策也被一句话就给否了,心里还有点不服气,闷声问了句,

“错在哪里还请师兄明言,”

“属下于兵事了了,不敢对大人练兵一事妄言,属下的意思是,既然大人自掏荷包靡费巨万欲练强军,未来还要发展壮大,就不该将此强军系于卫所之下,甚至大人都不该接任石臼千户一职,实在是我大明兵制所累,此举等于绝了大人还有麾下军丁的前程,大人且听属下分说……”

陆昭南巴拉巴拉给丁尚明好一通讲解,却把新晋千户老爷听得后背直冒冷汗,娘蛋的,那些写架空穿越的作者们又组团坑我一回!

原来,明朝兵制分卫所兵和营兵(募兵),自嘉靖以来卫所糜烂,真正担负战斗任务的均是营兵,而兵将一旦进入卫所系统,基本就等于绝了升迁之路,因为卫所军将是世袭的,身份和驻地限制得非常死,丁尚明自己升到千户或许不算什么,但要想通过军功或别的手段将手下也晋升上去就绝无可能,

再者,卫所的兵额最多也只有一千多人,哪怕未来丁尚明升到安东卫指挥使或是更高的即墨营都指挥使也没用,因为指挥使以上一直到五军都督府都是统兵官,只有统领管辖权是虚衔,领兵权却在兵部,没有兵部的军令,偷偷摸摸小规模的干点私活还可以,你大规模的调动下试试,分分钟算你谋逆。按丁尚明的设计,简直就是自己花银子给兵部养兵,使用权不归自己,也完全堵死了下属的晋级之路。

而营兵则不同,兵将可以自己花钱招募,非世袭来去自由,虽然也有辖区限制受兵部调遣,但却是实打实的自己说了算,营兵的晋级之路也要比卫所兵顺畅太多了,从伍长、什长、把总、千总到守备、游击、参将一直到大明最高军衔——总兵。

“师兄所言极是,尚明知错了,但事已至此还请师兄给我指条明路,”丁尚明听明白后立刻放下身段虚心求教,

“大人不必担心,现在改弦更张还来得及,大人手里有兵有银子,又有徐师和您的结拜兄长毕大人帮忙在兵部走动,寻个机会弄个莒州守备一职应该不难,莒州离此地不远,守备又是无品级增置派遣官职,可练一千兵马,若是能做到一府守备,比如青州府这样的,就有两千的兵额,倒是与大人初衷不谋而合。”

“师兄的意思,我这卫所千户的身份也可以做那莒州守备?”

“自无不可,当年戚少保也是卫所将官出身,最后不也靠自己募兵练出威震天下的戚家军来了么,而且大人的官阶是五品,若得守备一职,则依然是五品,一点也不吃亏,不过大人的练兵计划恐怕就要改改了,最好现在不要招太多,以家丁的名义先招个三两百人即可,待日后取那莒州守备一职再作文章也不迟啊,”

丁尚明当即起身离座走到陆昭南面前,毕恭毕敬行了个大礼,诚恳道:

“陆先生真乃旷世奇才也!且受尚明一拜,”

“不敢不敢,大人折煞属下了,”陆昭南忙不迭的起身还礼道,却被丁尚明一把拉住了手,

“丁某虽一介粗鄙武夫却也能看明白,陆先生实有卧龙凤雏之才,恳请先生助我,与丁某携手就从这小小的石臼寨起步,好好做上一场,他日练就强军名扬四海!”

“平遥敢不从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