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第一薅神 > 第六百零五章 是谁

想到这里马云腾眼前一亮:“我何不借助这片星域的能量来一次质的飞越呢,也许在最短的时间内,能够突破到原来的境界。”

马云腾的心中燃起一丝希望,他双眼火热的盯着那片星域缓缓盘腿坐在孤峰之上不久之后仿佛老僧入定了一般,将自己的身体机能降到了最低点,马家功法缓缓运转,不久之后马云腾的身体之上便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芒。

他心中默念功法的诀窍牵引着体内的真气流动,就在这时马云腾突然发现所有的真气即便不是他刻意的情况下流转的速度比以往快了许多,“怎么会这样?”

再次慢慢的调动一丝真气但是仍旧无法稳稳的控制他,仿佛那是一匹要挣脱开来的野马想要肆意的狂奔,马云腾心中大骇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突然他想起了斩杀幽冥的场景,马云腾身为一个武徒三阶的高手同时对抗数名武师境界的强者居然能够将其全部灭杀,即便有星河神剑在手也太过不可思议了。

他细细回想当时自己的状态,猛然他惊醒有一段记忆是空白的也就是说在那段时间内他不是清醒的,也就是在这段时间内自己斩杀了幽冥等人。

想到这里马云腾不由得心中一顿:“难道功法有变?”

联想到这个可能马云腾急忙平下心来,再次运转起功法,他想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使他可以跨阶战斗,功法徐徐运转金色的真气在体内汹涌澎湃,马云腾的体表金光大放。

不过他都没有注意到这些此时他依靠着强大的灵识内视自己体内的变化,只见在如涛涛大河般的真气中,时不时的会有一丝红色的真气显现。

马云腾一下子就捕捉到了这丝异常的真气,灵识一下子扑了上去将它牢牢锁住,他惊骇的发现这丝真气竟然比其他的金色真气都要精纯而且非常的暴躁,正是因为它的存在才使得自己体内的真气有那么一丝躁动不安。

“这?”马云腾有点搞不明白了,他不知道自己体内什么时候突然出现这样一丝真气,虽然精纯无比但是却太过暴躁,马云腾尝试着将他按照功法路线运转了一周之后,发现这丝真气竟然粗壮了一点,“果然是功法出了问题。”

想到这里马云腾急忙停了下来,他不知道这丝红色的真气对于他来说是好还是坏,他不敢冒然尝试,那种精纯无比的真气的确是他所渴望的,但是那样的真气似乎有着无法控制的暴躁与狂野,他怕弄不好走火入魔。

“但是如果不去修行我又拿什么去报仇呢?换另一本功法吗?我还有那个时间吗?”马云腾仰望着星河喃喃道。

良久他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决定有要尝试一下,否则他死都不会甘心的,再一次入定之后,马云腾小心翼翼的运转起功法同时引导真气在体内按照功法的路线运转,起初一切都很正常,不过在马云腾运转了二十个周天之后,所有的真气突然一下子失控了,脱离了功法的控制在体内疯狂的乱窜起来。

马云腾强大的灵识第一时间便发现了异常但是他却停不下来,只一瞬间他看到自己体内的所有真气全部变成了红色,精纯无比自己的力量不断在攀升。

“啊……”意识还未模糊的马云腾发出一声痛苦的咆哮,只见他的身体迅速放大,全身关节噼里啪啦的作响,头发变得血红而且疯长,整个人被包裹在了一层红色的光芒之中。

“啊……”又是一声嘶吼,马云腾的声音仿佛一头野兽般在整个空间内炸响,连天上的星河都在颤动,狂暴的红色真气在他的体表飞快的攒动,马云腾仿佛在承受着无边的痛苦发出阵阵嘶吼。

就在这时一道五彩光芒闪现越聚越多最后竟将马云腾整个身体都包裹在了里面只见五彩光芒不断闪烁,仿佛在压制马云腾体内的红色真气,竟将它们生生的压了回去。

马云腾逐渐清醒他痛苦的睁开眼睛发现在星河之下是那片药草,一朵五彩斑斓的小花正释放着夺目的光芒缓缓的将自己笼罩,同时星河之上倾泻而出大量的光幕全部汇入了马云腾的体内。

马云腾一阵惊愕,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身体一阵颤动似乎有什么东西要破体而出,他急忙内视入眼全部都是血一般的鲜红,在磅礴的血色真气中间一个光球散发着淡淡的金光正在排斥着五彩光芒。

马云腾十分惊讶苍给他的这个光球似乎有灵性一般在抗拒五彩光芒的同时恰好能把我力度不伤害到马云腾的身体,他不知道自己身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现在他还没有觉得一丝的不适。

就在这时马云腾只听得体内咔嚓一声脆响,他急忙内视只见那个光球突然爆裂了开来,瞬间爆发出无边无际的魔气疯狂的吞噬了体内的真气,马云腾心中一惊刚要有所动作,只听的又是一声闷响五彩光芒透体而入,加入到了血色真气和魔气的争斗中。

一时间马云腾只觉得自己要爆炸了一般整个身体瞬间便放大了一倍,三股强横的力量在他的体内肆虐开来,而这时马云腾更加绝望的发现随着体内的三股力量在争斗,整片星河空间的灵气全部被调动了起来,那片浓郁的药材瞬间被抽干了灵气枯萎凋零,天上的星河更是被拉的低低的马云腾甚至伸手就能够到星星。

“这究竟是怎么了……”马云腾嘴角不住的喷血,最后身体一软昏死过去。

昏死过去的马云腾并没有得到解脱,没多久那刺骨的疼痛又将他弄醒,身体中感觉有千万把刀在刮割着自己的血肉,黑色的魔气,血红色的真气以及那朵神异的五彩小花在他的体内僵持不下,惊人的力量涌动,这最直接的结果就是导致马云腾的肉身快速的崩溃了。

体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裂开,鲜血如同流水一样,很快变成了一个血人,紧接着肉身撕裂,白森森的骨头清晰可见,马云腾面庞极度的扭曲发出的声音惨绝人寰,原本英俊的面庞犹如一个皲裂的瓷器,满是蜘蛛网状的裂痕,鲜血满布看上去狰狞可怖。

“难道就要死了吗?我的仇还没报……”

马云腾满眼的绝望,现在的状况他已经没有任何能力去逆转,那三种力量每一个都是他无法抗衡的。

然而就在他意志即将消沉的时刻,耳朵中忽然传来流水般的响动,紧接着他可以清洗的感觉到体内的真气飞速的逆转,原本按照玄功的路线完全颠倒了过来,玄功自主运转,而且是逆转。

“哗啦啦……”

流水般的响动传来,在他的体表升起一层金色的光芒,玄功逆转,马云腾猛然发现体内的血色真气快速的顺着经脉被抽离了战场加入局面瞬间瓦解,血色真气的退出直接导致了体内魔气占据了主导地位,它疯狂的扑向了五彩花朵的力量之上开始吞噬起来到了玄功的逆转路线中。

原本三足鼎立的。

五彩花朵的力量似乎极其畏惧魔气快速的从马云腾的体内退了出来,然而魔气似乎并不想放过他紧随而出,天空中五彩花朵五彩光芒绽放化作一抹流光不战而逃,眨眼间消失在漫天的星河中。

魔气追击未果快速的退回马云腾的体内猛然间扩散开来,化成无尽的魔气快速的融入到马云腾的血肉中。

“额……”

一种舒畅之感猛然袭来,马云腾原本绝望的双眼闪过一丝喜色,神志慢慢恢复清明,只感觉身体中有着无比精纯的力量存在血肉中。

体表恐怖的伤口快速的愈合,可以看到一丝丝的魔气掺杂其中,随着愈合速度的加快他明显的感受到体内力量的疯涨,每一寸血肉似乎都蕴含着极为精纯的能量,而且越发的坚固。

玄功逆转,血色的真气运转不停,不消片刻马云腾只听得耳中一声翁鸣。

“轰……”

强横的力量从他的体内扩散而出,周身绽放出一道道璀璨的光芒。

“嘿!进级了?武徒四阶。”

马云腾大喜,没想到因祸得福居然晋级了,然而他的笑容还未消散,只感觉体内的气势不停仍旧在继续攀升。

“嗡……武徒五阶……“

“嗡……武徒六阶……”

“嗡…………”

晋级之声不断的传来,马云腾的体表光芒越发的浓郁璀璨,犹如一颗小太阳,照亮了整片星空,山峰之顶由着他强横的气势在沉浮。

“嗡……武徒九阶……”

马云腾大惊失色:“难道还能突破武者不成?”

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三种不同的力量居然在他的体内留下了如此惊人的能量,直接导致他连破六阶,这如果说出去怕是会惊死仙人。

就在他将信将疑的同时,一声更加深沉的震动在体内响起,一种久违的熟悉感悠然而来,体表的光芒暴涨数丈之长,如同一个炽烈的太阳。

“轰……”

马云腾的双目中喷射出一道血色的光芒瞬间将高空中那些枯萎的灵药化为灰烬。

“武者……我终于再次踏入武者的行列……哈哈……”

马云腾激动万分,眼角飚出一行泪水,自从修为尽废他内心的压抑无法言表,修行一路的艰难令他斗志颓废,如不是仇恨一直催促着他,他根本无法再坚持下去。

“砰……”

马云腾长身而起,身形快速的在山巅闪动,手掌连挥,如蛟如龙,强大的力量震动的空间都荡漾出一丝丝涟漪。

“很强,比之前同阶的时候还要强大,真没想到家传玄功居然还可以逆转,逆转之后的真气居然比以往还要强大。”

马云腾停下脚步发出一声赞叹。

想到这里他细细盘腿而坐闭上双目,细细回想着家传玄功的心法口诀,一次又一次的重新感悟,家传玄功从何而来不得而知,他曾经问过父亲但是父亲却只字不提,只知道这部功法极为神秘共分十层从第三层开始每进入下一层就会出现一种强大的武技,在他十五岁的时候他跨入了第三层学到了“天罡掌”这一强绝的武技,威力不可小觑并用这个武技打败了同为天才的王侯。

而事实上家族的核心弟子以及长老们都有资格学习这套功法,但是据说从他爷爷的爷爷那一辈起再没有人能够突破第三层,所以三层之后有什么样的武技不得而知。

时间过得飞快眨眼间十天而过,当马云腾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眸子中闪烁着深邃的光芒,他缓缓起身双手掐诀体内的真气扩散而出赫然从他的双手之上浮现出两只巨大的血色光掌,光掌一出现周遭的灵气变得极为的暴躁,一股惊人的力量在凝聚。

马云腾横眉倒竖暴喝一声,双掌猛然向山巅拍去。

“轰……”

山巅震颤,以他所在为中心裂开,一块块巨大的石块崩落,整个山巅开始坍塌。

“唰……”

星河神剑凭空出现在他的脚下,马云腾御空而起俯视着脚下的山巅,乱石崩裂,向着四周滑落下去。

马云腾瞳孔一阵收缩,此番施展而出的天罡掌更胜往昔,这威力怕是可以媲美师阶武技了,而且这还是他以区区武者的实力施展而出,若是他身为武师甚至武狂的境界这一掌打出岂不是天崩地裂的景象。

待一切平静下来后,马云腾俯视着整片漆黑的石床空间,心情久久不能平静,除了这次因祸得福带给自己的惊喜之外,许多事情令他无法平静。

“家传功法从和而来?为何突然之间自行逆转?苍给自己的光球之中为何是精纯无比的滔天魔气?苍来自哪里他又是什么人?落魔涧怎么诞生的?断魂渊又是怎样一处存在?手持凤凰神甲的女子是谁?断魂渊中出现的惊天大魔又是谁?”

马云腾发现越来越多的谜团出现,而这些谜团或多或少都与他有些关系,难道冥冥之中真的有一丝天命与自己有关吗?

“生了生了!主人,是个男孩!”一位身形巨大的妇女怀抱着一个白白胖胖的婴儿激动地走出门说到。

门口等待了许久的一个青年男子激动地接过婴儿,忍不住一阵狂喜,把怀中的婴儿越抱越紧。然而神奇的是,婴儿并没有哭,从刚才生到被男子紧紧抱住,一声都没有哭,只是用他那微微泛着蓝光的眼眸好奇的看着男子。

。顶点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